零点中文 > 飞剑问道 > 第一章 归来
  

  江州,天下十九州之一,临近东海,境内多湖泊。

  江州境内,广凌郡城。

  广凌郡城西城的景楼大街上,行人如织,繁华热闹。

  “六年了。”一位布衣青年腰间挂着一柄剑,牵着马行走在街道上,“终于回来了,在外面待久了,还是觉得家乡好。”

  哒!哒!哒!

  马蹄声儿急,远处正有一华衣少年骑着一高头大马在繁华街道上飞奔,一时间街道上行人们连忙避让开来,那骑马少年后面还有着仆人护卫骑马在后面追着:“公子,慢点,慢点。”

  布衣青年看到这幕,牵着马朝旁边避让了下,目视那华衣少年骑马而过。

  “哪家的小子,也对,我离家六年了,六年前,这小家伙怕才七八岁吧。”布衣青年笑了笑,又继续前进。

  看着熟悉的家乡,甚至还有些认识的摊贩。

  “六年了,当初离家时我才十五岁,现在的我和当初相比,变化太大了。”布衣青年感慨。

  十五岁时,意气风发,锋芒毕露!

  被誉为广凌郡年轻一代第一人。

  然而离家游历天下,六年下来,他才觉得当初的自己多么的稚嫩。

  ……

  一路行走,看着熟悉的店铺酒楼,熟悉的河道石桥。

  终于,牵着马,来到了一座府邸外。

  近乡情更怯,布衣青年牵着马,深吸一口气才上前,咚咚咚,敲响了大门。

  吱呀。

  大门打开一条缝,一老头朝外探出身子看了眼,跟着就瞪大眼睛:“二公子!”眼前的青年一身布衣,普普通通,可他是看着二公子‘秦云’长大的,一眼就认出来了。

  “李伯。”秦云笑着道。

  “二公子回来了,二公子回来了!”李老头激动的高喊,声音响彻整个府邸,他连轰隆隆拉开整个府门大门。

  “给我给我,我来牵马。”李老头连接过马缰绳。

  “云儿,云儿。”整个府邸内一片喧哗,一位穿着华贵的中年妇人飞奔出来,身后更有数个丫鬟连跟着,一看到府门处的秦云,中年妇人激动的泪水都禁不住。

  “娘。”

  秦云也是眼睛一酸,连跑过去。

  中年妇人仔细看着自己儿子,摸着儿子的胳膊、脸庞:“好,好,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嗯,长高了。”

  “二公子,夫人她都不知道为你流了多少眼泪,每日都在菩萨前为你念经祈福。”一旁的女管事连道。

  “是儿不孝,如今才回来。”秦云也看着母亲,母亲的头上也多了些白发,眼角的皱纹也多了,不由心中一疼,不知不觉,母亲也近五十岁了。

  “都不说了,回来就好。”母亲眼中虽含泪,却是喜悦泪水,连吩咐,“快快,赶紧去告知老爷,还有大公子。”

  “是。”

  女管事立即去安排。

  ……

  整个秦府一片喜庆,很快秦府主人‘秦烈虎’回来了。

  “老爷。”

  “老爷。”府邸内的仆人丫鬟们都连恭敬行礼,只是他们个个眉宇间都是喜色,二公子回来,仆人丫鬟们也都开心的很。

  独臂男子微微点头,他双眸如电,腰间有一柄单刀,散发的无形威压都让那些仆人丫鬟们恭恭敬敬,他便是这秦府的主人‘秦烈虎’,也是广凌郡城的三大银章捕头之一。

  “爹。”秦云和母亲常兰出来迎接。

  “云儿。”独臂男子‘秦烈虎’看到自己的儿子,也不由眼睛一热,有些湿润。

  儿行千里母担忧,父亲虽然嘴上不说,可心中同样时刻牵挂担心。虽然知道为了儿子的前程,就该放儿子出去闯荡,可还是牵肠挂肚。

  他怕,怕儿子一去不回。

  因为这天下广阔,深山大泽更多有妖怪潜藏,在外闯荡也充满艰险。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秦烈虎看着自己儿子,和当初锋芒毕露相比,如今儿子明显成熟了,气息也收敛。

  “突破了?”秦烈虎问一句,他很清楚自己儿子修炼是传说中的修仙法门,要修行有成是何等之难。

  “两年半前突破的。”秦云微笑说道。

  秦烈虎眼睛一亮,这一突破当真是鱼跃龙门。

  “好好好,我秦烈虎有一个了不得的儿子。”秦烈虎激动万分,此事牵扯甚大,他甚至都没敢和妻子常兰说。

  “你们父子俩就不能进屋坐下说?”母亲常兰则道。

  “先进去,先进去坐。”秦烈虎也连道。

  ……

  陪父亲母亲聊了片刻,便听到外面传来声音。

  “二弟,二弟,二弟!”老远便传来喊声,声音中满是喜悦。

  “哥。”秦云也起身,“爹娘,我去迎迎。”

  “去吧去吧,你和你哥也六年没见了。”母亲常兰笑道。

  秦云则连起身走出厅外迎去,很快看到远处走来的一大家人,一位锦袍青年带着一位美娇妻,带着一男一女两个孩童。

  “二弟。”锦袍青年看到秦云,不由激动连跑过来,一把就抱住。

  “哥。”秦云也抱着兄长。

  他和大哥感情极好,秦家还在微末之时,他俩小时候都是在村里长大,更经过大磨难,自己当时年龄还小些,大哥当初却已经是少年,处处照顾着自己。

  “你这小子,你一去就是六年!走之前你不说了,就三年么?突然来信,说还要在外三年?”锦袍青年忍不住道,“三年又三年,你真是,让一家人都为你担心。”

  “都是我的错。”秦云连道,“见过嫂子!哥,这两个小家伙就是你信里说的‘舒彦’和‘舒冰’吧?乖侄儿,乖侄女,长的真俊。”说着还捏了捏两个孩童的小脸,惹得这两个小孩吓得抱住父母的大腿。

  “你们俩还不赶紧拜见叔父,别怕,怕什么,这是你们叔父,快叫。”锦袍青年连道。

  “叔父。”

  两孩子都约莫三四岁,还有些懵懵懂懂。

  “好好,我这有两块护身符,可贴身携带,都收好。”早有准备的秦云从怀中拿出两锦囊,从中取出两块玉符,玉符通体暖白,上还有复杂符纹雕刻,看了就情不自禁觉得心静舒服。

  锦袍青年‘秦安’眼光也不一般,一看就猜出这两块玉符不一般:“二弟,太贵重了。”

  “贴身带着,对小孩好。”秦云说道。

  ……

  当天中午,秦家一大家人聚在一起吃着午饭,午饭很丰盛,丫鬟们也很开心的端着一盘盘菜送上来,秦府对下人们还是很仁慈宽厚的。

  秦云很开心和父母、哥哥一家人在一起,这种幸福团圆感是他很享受的。

  “大人,大人。”

  午饭过后,有一位捕头来到厅外高声喊道。

  厅内的众人一听。

  “今日云儿回来,就不能歇息一日?”夫人常兰有些不满道。

  “夫人,我且先去问问。”秦烈虎则连道,立即起身朝外走去。

  外面的捕头壮汉身高八尺,虎背熊腰,手持着一根粗壮大铁棍,目测也有上百斤重,怕是挥舞起来轻易都能轰碎一堵墙,他此刻却是乖乖在外面候着。

  “老徐,什么事?”秦烈虎走到近前,才压低声音问道。今日他早就吩咐了,没大事就别来打扰他了,毕竟离家六年的儿子刚回来。

  “大人,我也不想来打扰大人,可郡守大人亲自吩咐,让你务必过去,有重要之事,恐怕这一两天都没法回家。”徐捕头连道。

  “郡守大人?一两天?”秦烈虎眉头一皱。

  郡守,整个广凌郡军政大权于一身,因为有妖魔祸乱一方,郡守大人紧急情况下更有七品以下先斩后奏之权。在广凌郡也没谁敢挑衅郡守大人之权威。

  秦烈虎连回了厅内。

  “郡守大人有事吩咐我过去,怕这一两天都要在外了。”秦烈虎披上外衣,将一旁的单刀挂在腰间。

  “小心点。”夫人常兰连嘱托道。

  “我去送送爹。”秦云则连起身。

  “送什么送,你回去好好陪你娘他们。”秦烈虎和自己儿子一边朝外走,一边说道。

  “二公子,六年没见了,怪想二公子的。”一旁的徐捕头则笑呵呵道。

  “徐叔,你这风火棍都大了一圈,看来实力大进啊。”秦云说道。

  “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徐捕头连道。

  在十五岁时就成为广凌郡城年青一代第一人的秦云面前,徐捕头自然谦逊。

  “爹,一两天不能回来,有什么大事吗?需要我帮忙吗?”秦云询问道。

  秦烈虎瞥了眼自己儿子,笑道:“放心吧,在广凌郡城内,官府才是最强的!”

  “嗯。”秦云点头。

  送父亲到府门口。

  门外早有准备好了马,父亲和徐捕头分别骑马飞奔而去。

  秦云看着父亲离去,却调动体内的真元开始施展法术。

  “法眼,开!”

  秦云的双眸瞳孔深处,却是有法纹凝结。表面看不出任何变化,可在秦云的双眸中,天地却变了!

  原本还是下午时分,太阳高悬,可此刻在秦云的双眸观看下,天空则是弥漫着无尽的青色气息,远处骏马上的父亲‘秦烈虎’身上有着少许诡异的气息缠绕,有淡粉色气息、深绿色气息、血红色气息……足足六种气息,可每一种都很微弱,怕随着时间都会最终消散。

  “父亲身为三大银章捕头之一,偶尔接触到妖怪,沾染上些许妖气也很正常。”秦云心中也轻松,这些妖气都只是沾染体表,未曾渗透身体内部,并无任何隐患。

  秦云转头朝府内走去。

  他法眼维持着,观看下,人类散发着人的气息,花草树木也有各自气息,万物生灵皆有各自气息,气息强弱不一,在法眼下一切无所遁形。

  当然在自家府内论生命气息,不算自己,父亲当为第一!这些丫鬟仆人的生命气息就相对弱多了。

  “云儿,来来来,别管你爹了,你爹经常要办差。”厅内母亲常兰催促道。

  秦云朝厅内看去。

  法眼观看下,厅内个个气息显现。

  母亲、嫂子包括侄儿侄女的气息都很正常,只是自己大哥的气息……

  “嗯?”秦云心中一惊。

  只见一身锦袍的大哥‘秦安’气息却比较虚弱,并且还有一股浓郁的邪恶的绿色气息渗透进秦安体内,并且和秦安的生命气息完全交缠在一起。

  “妖气!好浓的妖气,已经深入肌理脏腑。和我哥的纠缠绝非一次两次,我哥的生命气息都很虚弱,再这么下去就掩饰不住,会直接病重身死了!”秦云心都在颤抖,满腔怒意和杀机,“到底是谁,对我哥下如此毒手?”

  秦云心中又惊又怒,又后怕!

  因为若是自己晚回来半年,恐怕就再也见不到大哥了。

  ——

  终于,新书再度起航。

  番茄很感动,之前预热时就有熟悉的老k(karlking)、凌羽、轻唱你的温柔、江南v神话、r小月月、困盹、最后的泰坦、谪仙子、无良酱油、雨细喃喃、守护天使等一个个盟主打赏,还有很多红盟熟悉的老人,都是陪伴我很久的老读者,请恕无法一一记录,一切番茄都会记在心底,能做的就是写出精彩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