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飞剑问道 > 第二章 擒下
  

  待得傍晚时分,大哥‘秦安’才不舍的和兄弟告别,带着妻子儿女乘坐马车前往南城。

  夜幕降临。

  秦云换了一身黑衣,来到了大哥秦安的宅院外,站在黑暗角落。

  “以我在大哥身上留下的印记来看,就是这了。”秦云看着这座宅院,“这还是我第一次来大哥的宅院,没想到就是因为妖怪的事。”

  一迈步,便已经飞过十余丈到了宅院内的一座楼阁屋顶,悄无声息,他半蹲着扫视整个宅院。

  宅院占地数亩,也有数个仆人在巡查,在阴暗处更有护卫高手守护。

  “法眼,开!”

  秦云双眸瞳孔深处法纹凝结,再度开启法眼。

  法眼观看下,隐藏着的两个护卫高手,明暗巡逻的六个仆人,个个生命气息显现。秦云也看到了大哥‘秦安’和妻子儿女等人的生命气息,如今应该都已入睡。在自己法眼范围内,便是有房屋阻碍,一切气息依旧无所遁形。

  “找到了。”秦云很快在丫鬟住处的其中一个屋子,看到了里面浓郁的绿色妖气。

  嗖。

  身影模糊悄无声息就穿过十余丈距离来到那屋门处,轻轻一推,里面门栓就自然打开。

  ……

  屋内。

  穿着贴身衣裤的少女正盘坐在床铺上,她正皱眉。

  “哼哼,还要三个月,妖气才能真正融入他的三魂七魄,到时才算大功告成。”少女眼眸中泛着恐怖的煞气,“算上我在这已经待的六个月,就为了这一个小小富商,我给他当丫鬟九个月?等到头领的大事完成了,这这宅院内骂过我欺负过我的,全部都一个个吃掉!”

  一头凶戾妖怪,被当丫鬟呼来喝去半年,怎能心中不怒?

  只是现在憋着而已。

  “等到后半夜,那秦安熟睡了,还可以再去吸一次阳气。”少女闭上眼睛,耐心默默等候着。

  忽然——

  门悄无声息就推开了,没发出丝毫声响。

  可少女还是有所感应的睁开眼,一眼就看到推门而入的黑衣青年,黑衣青年很随意的走了进来,走进来的同时还有无形波动以他为中心弥漫开去。

  “封!”

  秦云进来的同时,也施展了法术,一光罩弥漫开来,罩住了秦云和屋内的少女。当然肉眼凡胎看不见这光罩。

  法术‘封禁术’,可封禁四方,有困敌之效!也可隔绝内外,别人听不到声音。更可封禁敌人实力,乃是一门极为了得的法术。

  秦云随手又关上了屋门。

  “法术?”少女心中一颤。

  法术,乃古往今来的道门佛门高人从天地自然中悟出的法门,法术都是秘不外传的,且施展起来都极难极难,入门门槛都极高,能施展出法术,就已经显示了眼前这黑衣青年的可怕。

  “原来是一只猫妖。”秦云轻声道,看着眼前的少女,在法眼下,自然看出少女的原形。

  少女穿着贴身衣裤,怯生生走下床铺,赤着一双小脚站在那,柔柔弱弱连道:“前辈饶命,前辈饶命,我虽在这秦家,但并没有为恶。”

  “没有为恶?那这家主人秦安身上,怎么尽是你的妖气,且都深入肌理脏腑?”秦云也不急着动手,因为他有太多疑惑之处,“若是如此下去,这家主人秦安怕是要不了多久就会重病在床,医药难救,唯有身死。”

  “什么。”少女大惊,忍不住眼中含泪,“我没有,我没有想要害秦郎。”

  “没有?”秦云冰冷看着她,“可你就是在害他。”

  “我没有,我没想害他,我不知道!”少女焦急自责道,“不瞒前辈,我和秦郎是真心相爱,又怎会舍得害秦郎?只是我身为妖怪,一直不敢告知秦郎,难道是我和秦郎欢好,让妖气渗透到他身体了?”

  “欢好?”秦云冷笑,“他阳气如此之弱,可不仅仅只是欢好,怕是你在故意吸他阳气吧。你完全可以一次就将他阳气吸光,可你却每次只吸取少许,到底有何图谋?”

  少女暗惊:“这青年看起来很年轻,还以为见识一般,本想蒙骗过去,找个机会逃掉,哪想连我吸阳气都能看出。”

  “我没有害他,真没有。”少女连道,“前辈你要相信我。”

  “人和妖怪相恋生子的都有,仅仅欢好,岂会阳气衰弱到如此地步?”秦云冷笑,“到这时候还在撒谎,还不老实说来。”

  “我,我也不知道……”少女泪水滑落,痛苦无比。

  但是紧跟着毫无征兆的猛然朝旁边窗户冲去,她速度太快,一瞬间就化作了幻影,右手更是立即长出了毛发,更有利爪长出。她右爪猛然一挥就要撕裂这封禁光罩。

  太快了!

  可站在一旁的秦云速度更快,他几乎瞬间就到了少女身旁,左手一伸就抓了过来。

  少女惊慌要闪躲,可那抓过来的左手看似普普通通,却怎么都躲不开,五根手指轻易就抓住了她的脖子。

  少女此刻也已经大变样,全身都长出了毛发,脑袋上也着毛发,耳朵都变成了猫耳朵,双眸也变得绿色,瞳孔成竖瞳,口中更是有锋利的牙齿,她还欲要挣扎。但是秦云左手中大量真元之力涌入猫妖少女体内,在她体内再度施展封禁之术,少女立即反抗不得。

  “嘭。”随手一扔,猫妖少女直接被摔在地面上。

  “说吧,在我面前就没必要说谎,没用的,不说出让我相信的理由,就只能除掉你了。”秦云看着她。

  他必须弄明白兄长被下毒手的原因。

  吸阳气很常见。

  妖怪大多对月吸收太阴之气修行,孤阴不长,想要阴阳调和?太阳之力又太恐怖,而人之阳气就是最佳之选,吸收后对妖怪修行有大助力。所以妖怪吸阳气倒也常见。可一只妖怪耗费一年半载,每次只吸收少许?还来当丫鬟?太浪费时间了,有这点时间,可以吸收上百人了,每人吸收部分,吸收的要多多了。

  “说。”秦云看着她,无形煞气笼罩过来,

  猫妖少女心颤,知道眼前人手下怕是杀过不少妖怪,不是那种初出茅庐的修行者,面临生死关头,暗忖:“不说,就是个死。若是傻乎乎说了,恐怕还是个死!顾不得了,只能死中求生。”

  “前辈慧眼,我这点手段瞒不过前辈。”猫妖少女连道,“我辛辛苦苦在这当丫鬟,每次只吸收少许阳气,日积月累是希望我的妖气逐渐渗透,如今渗透肌理脏腑,再过上两三个月,怕就能渗透入三魂七魄。”

  秦云眼皮一跳。

  “到时妖气渗透三魂七魄,便是修行高人来此也束手无策,这时候他要么病重而死,要么唯有我这个妖气的主人能够救他。”猫妖少女说道,“从此他便只有依靠我而活。”

  “妖仆?”秦云声音冰冷。

  妖气入魂魄,那就真没救了,只有靠妖气的主人而活。

  生死受妖怪控制,乖乖成为妖怪仆人。

  “不能算妖仆,我若是愿意,我这妖气的主人还可以抽离妖气,让他恢复正常。”猫妖少女连说道。

  “抽离妖气?都渗透魂魄了,你要一丝丝抽离妖气,怕也要耗费数年吧。秦安一个小小商人,不值得你们耗费如此大力气。”秦云冷声道,“是因为他的父亲?”

  父亲秦烈虎,乃是三大银章捕头之一,乃是广凌郡城的权势人物。

  “我也是奉我家头领之命行事。”猫妖少女连道,“个中缘由,就不清楚了。”

  “你家头领他在哪?”

  “就在广凌郡城。”猫妖少女为了活命,老老实实说道。

  “带我过去。”秦云瞥了眼猫妖少女。

  “我愿意带路,只是前辈得饶我性命,我也只是一小妖,被逼迫才如此。”猫妖少女看着秦云。

  “别废话,带路。”秦云抓着猫妖少女肩膀,猫妖少女反抗不得。

  “若是前辈不肯给我活命机会,那我只有宁愿一死了。”猫妖少女咬牙。

  秦云沉默。

  猫妖少女也是在赌,她相信这人如果要救秦安,一定想要查出背后指使者。

  时间在流逝,猫妖少女闭上眼睛,咬牙硬撑。

  “好,我答应你,只要能够找到背后指使者,确定是他吩咐你做的。我可以饶你一命。”秦云说道。

  猫妖少女心中一喜,她知道人族修行者越是实力强,越是心高气傲者,就越加在意承诺!一诺千金,轻易不会反悔的。

  “前辈慈悲,给我一条生路,我这就带路。”猫妖少女连说道。

  嗖。

  抓着猫妖少女的肩膀,秦云悄无声息离开了大哥的宅院,宅院内的仆人依旧巡逻着,他们根本没听到任何动静,并不知道有一只盘踞在宅院半年之久的猫妖已经被抓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