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飞剑问道 > 第五章 本命飞剑

第五章 本命飞剑

  

  “他的弟弟?”野猪妖褚庸喃喃低语,跟着瞪大眼,“你是那个叫秦云的?”

  他想到了。

  秦烈虎有两个儿子,一个是秦安,另一个是当初颇有名气的少年剑客,不过六年前就离家游历天下了。而且六年前的秦云的实力,也就在年轻一代中炫耀炫耀,在真正的强者眼中还很稚嫩。野猪妖‘褚庸’是广凌郡城暗中的恐怖妖怪之一,哪里瞧得起当初一个小家伙。

  “你杀了我,水神他不会放过你的。”野猪妖褚庸感觉到意识在变弱,不甘的低吼着,“水神不会放过你的,不会放过你的。”

  “水神?整个广凌郡十个妖怪有七个是水神的手下吧。”秦云嗤笑,“杀妖怪,还怕得罪水神?”

  野猪妖褚庸上半身也完全化作原形,一头庞大野猪的半边身子,再也没了声息,彻底死去。

  整个殿厅一片寂静。

  妖怪头领、包括猫妖在内的八个妖怪,以及那位粉袍女子、黑袍老者,尽皆都已身死。

  只有秦云一人站在殿厅中央若有所思。

  “只要看这妖怪头领尸体,一剑能断开身体,整个广凌郡也没几个能做到,很容易暴露身份,这些都得处理下,我离家六年刚回来,还不是和水神对上的时候。”秦云心中定计,便在这大殿内简单搜刮了下,更发现了那一盒星纹钢。

  “星纹钢?”秦云看着碎裂木盒显露出的一块块银白色金属块,“有这数十斤星纹钢,我的本命飞剑根基将浑厚,且炼成所需时日也能缩短一两个月。”

  他又将大殿内那些妖怪尸体都查探了个遍,可再也没有‘星纹钢’这般让他惊喜的。

  跟着,秦云从怀中取出了一红色锦囊,打开锦囊,里面有一小瓶,拔开瓶塞,小瓶在妖怪尸体上都滴落了些液体,野猪妖褚庸的尸体上滴落了七八滴,其他妖怪尸体都只是滴了一两滴。

  “嗤嗤嗤。”

  跟着便是放火点燃。

  野猪妖褚庸的尸体,一般焚烧个数日怕都有骨头留下,可此刻滴落的液体却是燃烧出幽蓝的火焰,这幽蓝火焰不断的侵蚀着野猪妖的尸体,侵蚀了仅仅十余个呼吸,尸体便焚烧殆尽,只有一些灰烬残留。至于其他妖怪尸体,虽滴落的液体只有一两滴,却都个个早化作灰烬。

  “这‘幽水’不多了,得再调配了。”秦云嘀咕了句,走到了那宝座扶手旁,稍微摸索两下,就将扶手恢复好。

  “轰隆隆~~~”原本落下关闭的大殿侧门也都再度开启。

  秦云法眼观看下,轻易找到妖怪头领‘褚庸’平常起居之所,仔细寻找,很快就找到藏着的一百宝箱,里面有着宝石、珍珠等物以及一叠银票。

  “好家伙,六万三千两?”秦云翻了下银票有些惊喜,“这头老妖乃是水神麾下,他大部分所得都要献给水神吧,平常修行也有诸多消耗,这样都能让他攒下如此多银子。”

  “修行,讲究法财侣地,法排第一,没有法门,根本无法修行。这财便是排第二。”秦云摇头,“我乃剑仙一脉,其他消耗到是极少,只是孕养我的本命飞剑所需极多,这六年在外的积累,大半都砸进去了。幸好这次得了这些银票和那数十斤的星纹钢,加上我原本积攒,勉强够接下来一年孕养本命飞剑所需。”

  修行人,也头疼。

  像符箓一脉的,便是最低等的符纸朱砂,长期练习的消耗都很惊人。若是想要制作一份符箓,代价更高。

  像炼丹,炼法宝的,先都是大量投入去练手,想想都可怕。

  ……

  将整个地下宫殿的妖怪们的住所搜刮了一遍后,拎着两个包裹,便迅速离去,在离去前还传音响彻整个地下宫殿,声音如老者,沧桑且雄浑:“妖怪们都已被我斩杀,你们还是速速逃离这里,活命去吧。”说完,便已离去。

  地下宫殿,是妖怪们享乐之地,却是人族的苦难绝望之所。

  虽然听到大殿的各种巨响,可那些舞女、乐师、仆人们个个吓得躲在各自住处,都不敢出来。待得听到秦云的传音,等了好一会儿,他们才小心翼翼出来,发现没遇到阻拦,许多机关大门都早就打开,一路畅通无阻,个个才激动逃离,逃到街道上时,立即被街面上巡夜的衙役发现了,这地下宫殿自然就暴露了。

  一查,广凌郡城的官府人马就知晓,这地下宫殿的主人乃是‘妖怪头领褚庸’。

  对广凌郡城而言,‘妖怪头领褚庸’是隐藏在黑暗中的最恐怖的几个老妖之一,祸乱郡城数十年之久,他的老巢也一直是个谜。

  此事,立即惊动广凌郡城高层。

  ******

  秦府,在属于秦云的一座小院***室中。

  暖暖的灯光透过灯罩,洒在这一方室内。

  “咚。”

  秦云将装有银票珠宝等物的包裹随手放进床旁的衣箱内,另一个包裹则是放在床上很快就打开了,里面便是一块块星纹钢:“星纹钢,民间私藏之,一般都是抄家灭族的大罪,不过以我身份,这点星纹钢就算被发现了,也只是小事。”

  盘膝坐在床铺上,秦云闭眼静心片刻。

  体内丹田中。

  丹田如海,有真元所化河流奔腾游走,其中有着一颗亮银色金属球体在丹田内悬浮着。

  忽然,这亮银色金属球体旋转着竟然缓缓展开,展开成了一条‘金属发丝’。如果说亮银色金属球很小,约莫砂砾大。那它展开的金属长条就更加细长了,犹如头发丝。

  “咻。”

  这金属发丝瞬间飞出了丹田,沿着体内脉络穿行,很快从手臂脉络来到右手食指尖,噗,瞬间穿出,在皮肤上留下头发丝般细小伤口,以秦云的实力自然瞬间就恢复。

  这一缕亮银色发丝从手指尖飞出后,就立即变大,急剧变大。

  变成了一柄足有三寸长的亮银色的小剑,悬浮在秦云身前。

  “本命飞剑。”秦云盘膝坐着,看着身前悬浮的三寸长的飞剑,“还有近一年时间,我的本命飞剑才大功告成,到时进出丹田也无需如此小心翼翼了。”

  现在本命飞剑还没真正炼成,飞剑在体内可是敌我不分的,若是刺破脏腑,一样重伤,所以平常在丹田内孕养时,都是卷成一颗‘剑丸’,若是以‘剑形’在丹田内存放,如今又没真正炼成,一不小心伤了丹田,后悔都来不及。

  本命飞剑一旦炼成,便属法宝一流,可大可小,威势恐怖。

  就算再得到一把炼好的飞剑,也远不如本命飞剑。何为‘本命飞剑’?那是日日夜夜在丹田内孕养,甚至用魂魄融入孕养,日积月累下,逐渐转化成生命一部分,威力自然强的恐怖。若是本命飞剑被毁,轻则重伤,重则修行之路就此断绝。

  “去。”拿起旁边一块约莫十斤重的星纹钢,随手一扔,顿时有真元丝线从手指飞出包裹着星纹钢,悬浮在那三寸长飞剑的下方。

  嗡~~~

  随着秦云运转法诀,三寸长的飞剑表面有一层光晕在流转,不断吞吸着下方星纹钢的精华,一点点光点从星纹钢中飞出,飞入了三寸飞剑中,而那一块悬浮着的星纹钢渐渐有一些碎屑飘落。

  经过小半个时辰,三寸飞剑震颤了下,发出一声剑吟之声。

  “今日便到此吧。”秦云一伸手,那已经小了一大圈的仿佛鹅卵石般的星纹钢飞回手中,只剩下约莫两斤重,“炼化了大概八斤重的星纹钢,一天炼化一次,怕是十天就能将这些星纹钢全部炼化掉,我的本命飞剑根基也能更浑厚。”

  “要孕养炼化一柄本命飞剑可真不容易,若是一般修行者,即便是同是剑仙一脉,怕是要耗费数十年苦工才能孕养炼成自己的本命飞剑,我悟得‘烟雨剑意’,孕养飞剑快了十倍,只需数年苦工便可大功告成,可惜孕养本命飞剑所需材料却是一分少不得。”秦云暗暗感慨。

  当真金山银山扔进去,只为一柄飞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