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飞剑问道 > 第十四章 十万两银子

第十四章 十万两银子

  秦云、田波二人骑马离开,最终分开各回各家。

  而在他们刚刚路过的那条花阳河上,那艘画舫也终于缓缓靠岸。

  “虞白兄,告辞。”

  “王兄,天已黑,路上小心。”

  虞白大才子和另一位好友分别。

  虞白容貌颇为俊美,风流倜傥,只是带着一丝颓废之气。他刚要带着仆人护卫离去时,那画舫上却是走下一位老鸨,老鸨连道:“虞公子。”

  “哦,何事?”虞白大才子淡然道。

  这老鸨连赔笑道:“我家如梦阁主对虞公子仰慕已久,也一直极喜公子的诗词,不知虞公子可否和阁主一见。”

  “我来广凌,还有要事,恕不能去见阁主了。”虞白大才子淡然道。

  “我家阁主真是极仰慕虞公子,虞公子何不一见,以慰我家阁主相思之苦?”老鸨连道。

  “不必了。”虞白大才子见对方还要说,直接转身离去。

  老鸨在后面看着,只能一跺脚,无奈回了画舫。

  虞白大才子带着仆人护卫,悠然而行。

  “主人,那位如梦阁主可真有手段,已经数次邀请主人了。连主人应好友之邀来这画舫上,画舫的老鸨都是她的人,都来邀请。”护卫笑道,“且至今她本人还没现身。”

  “如梦阁主。”虞白大才子笑道,“本是京城的一位名妓,不过在京城她也没什么名气!可京城之地,高官权贵更多,她这些年倒是积攒些银子也有些高官人脉,年龄渐长后返回家乡广凌郡,建了如梦阁!自为阁主,听说前年选花魁,她动用人脉倾尽全力,硬是夺得花魁之位。”

  “若是她年轻时就罢了,还算实至名归。可她已经不年轻了,已经不如当年了,追逐她者并不多了。她前年夺得花魁之位,广凌郡很多人都很是不平,觉得不公!”

  “她是想要我帮她,可我为何帮她?”虞白大才子随即哂笑,“女人啊,得看清自己,年龄大了,就别和那些小姑娘争了。”

  “主人,那如梦阁主今年多大了?”护卫问道。

  “虽有炼气延续青春,可也三十有五了吧。”虞白大才子摇头,“对一个名妓来说,太大了。”

  “这么大?”

  “比我都大十几岁,都跟我娘差不多了。”旁边另一仆人也惊诧。

  虞白大才子笑笑。

  ……

  一路闲走,画舫靠岸处就离暂住的客栈近了,虞白大才子很快带着仆人护卫到了客栈。

  “主人,主人。”客栈门外一位等候的仆人连跑来。

  “何事大惊小怪。”虞白大才子道。

  “主人,我打听到修仙人的消息了。”仆人激动道。

  “修仙人?”虞白大才子眼睛一亮,“快说快说,是哪一位修仙人,叫何名,在何处?”

  “从燕凤楼听到的消息,是一位叫秦云的修仙人。”仆人连道,“听说就是广凌郡当地人,他十三岁时就人剑合一炼气九层,六年前离家游历天下,如今归来已然叩开仙门,是神仙中人!就今晚刚刚在燕凤楼,这位修仙人‘秦云’将这广凌郡的刘家刘琦公子直接扔下了楼,摔的满脸血!这位修仙人还说了‘尘霜姑娘是我的妹妹,得罪尘霜姑娘,便是得罪我秦云’。”

  这仆人还故意学了一遍。

  “燕凤楼,尘霜姑娘?”虞白大才子心中一动,连问道,“这位秦云修仙人,居住在何处?”

  “他是广凌郡城人,就在秦府。”仆人连道,“整个广凌郡,称得上秦府的就一个,是银章捕头‘秦烈虎大人’的府邸。这位秦云便是秦府的二公子。”

  虞白大才子点点头:“阿福,你明天便拿我的帖子送去秦府。”

  “是。”仆人阿福恭敬道。

  虞白大才子双眸幽深,心中却默默道:“不知这位秦云修仙人,和那位名妓尘霜姑娘有多深的感情,也不知他有没有能耐帮我!”

  “还有,你现在就去给我打听,这位秦云修仙人和那位尘霜姑娘到底有何等交情。”虞白大才子吩咐。

  “主人尽管放心。”仆人阿福连道。

  ******

  第二天清晨时分。

  秦府,练武场。

  秦云在悠然练剑,依旧不快,只是剑光迷蒙,如梦如幻。如果说尘霜姑娘的‘剑舞’是剑术和舞技的结合,给人以美的享受。那秦云则纯粹是剑术本身,能让观看者仿佛进入一个梦幻世界,情不自禁为之沉醉,这已经超出‘技艺’的范畴。

  “呼。”收剑入鞘,去吃早饭。

  喝着厚厚的米粥,忽然听到外面传来谈话声音,很快就看到秦烈虎和秦安一同走过来。

  “爹,你都两夜没回来了。”秦云笑道,“赶紧喝一碗粥。”

  秦烈虎一屁股坐下,当即便连喝了几口,一大碗粥就喝了小半,这才吩咐道:“其他人都下去。”

  “是,老爷。”伺候的丫鬟连退下。

  厅内只剩下秦烈虎以及两个儿子。

  “大哥,你把妻儿都带过来了?”秦云笑道,昨晚回来的晚没发现,今早才发现。

  “妖怪之前盯上我,虽然二弟你说解决了祸患,可我怎能安心?我一个人死了也就罢了,可我妻儿若是有任何不测……”大哥秦安连道,“还是回来,这里有爹,还有二弟你!在这里我也更安心。”

  “嗯。”秦云微微点头,是了,大哥终究是普通人,怎能不惧妖怪。

  秦烈虎却是看向秦云:“云儿,听你大哥说,你回来那天夜里,暗中去查,解决了祸患?可是那老妖褚庸?”

  “藏身在大哥宅院的是一头猫妖,藏身有半年之久。”秦云喝了两口粥,笑道,“她也是奉命行事,指使她的就是那妖怪头领褚庸,那一夜我抓了猫妖,便顺藤摸瓜去了老妖褚庸的地下宫殿,老妖褚庸也承认,是想要让将大哥变成妖仆,借此来威胁爹,知晓一切后,我便将那些妖怪包括老妖褚庸,给一锅端了!”

  “还真是你干的。”

  秦烈虎感慨,“我当时看到地下宫殿,知晓是老妖褚庸,我当时就想过,会不会是云儿你动的手!不过我当时想云儿你太年轻,叩开仙门也没多久,应该敌不过这等老妖。”

  “爹,你小瞧二弟了。”一旁秦安道。

  “六年了,云儿实力比我预料的厉害啊。”秦烈虎笑道。

  “老妖褚庸的皮是挺厚,就是万箭齐发,甚至一些劲弩,都是破不了他的皮毛的。”秦云感慨一句。

  “云儿,是为我广凌郡城除掉一大患。这老妖盘踞在此,为祸极多,就在他那地下宫殿内便有白骨坑,都是他们吃人剩下的白骨。”秦烈虎摇头,“这些妖魔,当真该杀。”

  “吃人?白骨坑?”大哥秦安吃惊。

  “人吃牲畜,妖怪也有吃人的,这很常见。”秦云说道,“妖怪也分善恶,也有好妖怪。不过,老妖褚庸这等,的确该杀。”

  “安儿,你二弟杀妖怪褚庸的事,切勿外传。”秦烈虎嘱托道。

  “我懂。”秦安连点头。

  ……

  而此刻郡守府,郡守府因为驻扎有六百名亲卫,自然大的很。

  一位锦袍男子紧张的站在一处小院内候着。

  “郡守大人突然召我,不知何事。”锦袍男子心中发慌,没办法,他虽然乃是整个广凌郡出名的一方豪族‘刘家’的族长,刘家更是被称作广凌郡三大家族之一。可这位刘族长却清楚,他们刘家仗的是郡守大人的势!在郡守大人面前他们刘家就是一条狗!

  狗,忠心耿耿看家护院。

  主人扔一块骨头,狗就摇头摆尾,欢快的去吃。

  有一天,主人要杀狗了!狗也只能受死!

  “没做错什么呀,郡守大人吩咐的事,都做的极好了。”锦袍男子脑海中一个个念头浮现。

  “刘族长,随我来吧。”一位老仆走来,笑道。

  “王管家,不知郡守大人突然相召,是何事啊?”刘族长讨好的上前,同时朝刘管家手里塞了一张银票,刘管家瞥了眼是一张一百两的银票,露出一丝笑容,这才低声道:“放心,主人他心情挺好,怕不是什么坏事。”

  刘族长松口气。

  很快,被引入一花园内。

  一位穿着朴素的灰袍老者和一位青袍人相对而坐。

  “拜见郡守大人,方统领!”刘族长一来,就立即恭敬行礼。

  郡守大人就不必说了,整个广凌郡掌握绝对权势的存在,军政大权于一身,没谁敢违背他的命令,七品以下先斩后奏,七品以上也是可直接扣押,为了对付妖怪,必须保证‘郡守大人’的一言九鼎!像一些地方豪族,郡守大人随便找个由头,便能破家灭族。

  而那位青袍人,则是广凌郡明面上的第一高人,乃是先天虚丹境强者,为郡守大人的亲卫军统领!

  “你们刘家今年需上供的银子,就别等年底了。”朴素灰袍老者随意道,“我半个月内需要,能凑齐吧?”

  刘族长心里疙瘩下。

  刘家,仗郡守大人的势,大把赚银子,每年自然是要上供。不过一般都是每年年底,如今这才三月啊。

  “对了,我需要十万两。”朴素灰袍老者又加了一句。

  刘族长眉毛一挑,平常每年不是八万两银子吗?怎么增加了?

  “郡守大人放心,半个月内,十万两我一定凑齐。”刘族长却是根本没丝毫抱怨。

  “嗯。”灰袍老者微微点头,“听说昨晚你家的刘琦,在燕凤楼冲撞了那位秦府的二公子?”

  “是是是。”刘族长连道,“我已经狠狠责罚了。”

  “运气不错,那位秦府二公子没下狠手。”灰袍老者随意摆摆手,“行了,下去吧。”

  “是是。”

  刘族长立即乖乖退去,只是心中有诸多疑惑盘旋:“郡守大人怎么突然提到那位秦府二公子了?就算叩开仙门,未入先天,也不算什么吧,方统领还是先天虚丹境的仙人呢!”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