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飞剑问道 > 第二十三章 绝不容有失

第二十三章 绝不容有失

  秦云也看得出,能雷霆分化,显然掌心雷也只是这位伊萧姑娘实力的冰山一角。

  “奇怪。”

  郡守老者看着眼前的三头妖怪尸体,浑浊眸子中有着一丝疑惑,道,“选花魁时虽人山人海,可同样也会派遣诸多高手在周围,妖怪也同样贪生怕死,怎会有三个来送死?”

  “爹,不但是这样,这头犀牛妖都被秦云兄斩成两截了,还吐出心脏,心脏炸裂,飞溅无数毒液,便是溅到河岸上的少许几滴毒液便让数人化作一滩脓水。”说着温冲还指向了远处的一些脓水,暂时兵士们都不敢去碰触,“秦云兄说了,这些不是寻常妖怪,是魔仆。”

  “魔仆?”郡守老者一惊,“怎么可能,我广凌郡境内最近数百年,就没出过魔仆。”

  “温伯伯,的确是魔仆。”一旁伊萧姑娘也道。

  “水神大妖在我广陵郡为祸两百余年,修行这么久,学会了炼化魔仆之法,也不奇怪。”秦云说道。

  郡守老者皱眉,面色凝重:“如果是这样,那就麻烦了。过去妖怪们虽然凶戾狠辣,可也怕死!让他们送死?他们宁可背叛那位水神大妖。可魔仆却根本不怕死,以后可就麻烦了,说不定来刺杀我的都会更多。”

  温冲面色一紧,他可是郡守公子。

  “不但如此,这次秦公子和伊萧都出手,水神怕很快知晓,怕会迁怒你们两位。”郡守老者道。

  “我孤身一人来此,那些妖怪奈何不了我。”伊萧姑娘微微一笑。

  秦云则是皱眉道:“郡守大人,我平常在府内,倒不怕有妖怪魔仆来袭。只怕我不在府内的时候。”

  “这样,我安排二十具灭妖弩、一具追星弩送到秦府。”郡守老者思索下说道。

  “谢郡守大人。”秦云连道,父亲乃是银章捕头,秦府内本就护卫仆人一堆,寻常弓弩都不少,便是灭妖弩都有三具。如今一下子就多了二十具灭妖弩,以及更珍贵的追星弩。追星弩都是能威胁到秦云这一层次的高手了,像妖怪头领‘褚庸’这层次的如果被轰击中要害,也是会当场毙命的。

  至于对付秦云?

  若是被上百具追星弩同时对上,秦云也只能拼命逃命,能否活命都两说,当然仅仅十具八具他是不在意的。

  至于魔仆?秦云并不担心。

  一来,轻易迁怒不到自己。

  二来,魔仆炼制不易,得拿妖怪来炼制,那是要妖怪的命,就是水神也得找个由头抓些小妖。若是大肆炼制,恐怕妖怪们都会溜掉甚至造反。而且还得大量财力!炼制这玩意,消耗一点不比炼丹炼器低。最重要的是……要炼制出一个成功的魔仆,恐怕失败的更多,水神大妖刚开始炼化,经验不够,怕是拿十头妖怪,能炼制出一头魔仆就算不错了。

  “这次派遣三头魔仆来,应该是水神刚炼化成功,想要借此看看魔仆的威力。”秦云暗道,“毕竟这三头魔仆,实力明显强弱不同。最弱的,连掌心雷分化出的一道雷霆都扛不住就死了。那狼妖要强些,可也是被灭妖弩所杀。唯有犀牛妖最是厉害,甚至还有同归于尽手段。”

  秦云嘴上说担心,也是借此给秦府讨要些好处。

  “秦大人也是我广凌郡银章捕头,秦公子更是为朝廷曾立下大功,多安排些弓弩也是应该。”郡守老者笑道。

  “今天伊萧也来了,那你们就一同去我郡守府上,还有第三位同行者我这就让他前来,他是广凌郡人,早就在郡城等着了。你们三个聚聚,聊聊,之后也能配合的更好。”郡守老者道。

  秦云、伊萧都点头。

  ……

  郡守老者带着秦云、伊萧等一众人等回了郡守府,也派人去请另一位同行者‘贾怀仁’。

  刚回来,在书房内屁股还没坐热。

  “爹,爹。”温冲连赶到书房。

  “什么事,怎么慌慌张张?”郡守老者放下茶杯,皱眉喝道。

  温冲连道:“张前辈刚才来信了,信中说,需要寒萃灵液的修行者很少,所以灵宝山上积存的也很少,他也很难一次性从宗派内弄来十斤,他让你宽限到半年。”

  道家三大圣地之一的‘灵宝山’,也是最古老的圣地。

  “信在这。”温冲将信件递给郡守。

  郡守老者接过迅速扫过。

  “弄不来?如果需要半年之久,我还找他作甚?”郡守老者原本平静的面容都狰狞起来,“张老鬼从我这拿走了多少好处?现在让他办事,他就给我拖拖拉拉!灵宝山乃是道家三大圣地,更是其中最古老的圣地。寒萃灵液积存怎么可能少?他只不过是嫌麻烦!”

  “你给我立即写信,就说一个月内他至少得给我凑齐六斤寒萃灵液,剩下的也必须两个月内凑齐!凑不齐,以后别再找我了!不,我亲自来写。”

  自从年龄大了后,很多事都是让儿子温冲去办,最多最后亲笔署名盖印而已。

  “爹,和他撕破脸?”温冲有些犹豫。

  “一个先天虚丹境而已,我还怕他?只是他是灵宝山的弟子,在一直给他面子。”郡守老者眼中满是凶光,“我寿元所剩无几,这次那一枚千年冰玉果,我必须得到!”

  郡守老者看着温冲,“冲儿,我寿命若是能延二十年,这官职还能往上走走,也能给我们这一脉,给你和几个兄弟积累更深。”

  “孩儿明白。”温冲连道。

  “张老鬼,吃我的用我的,不给我办好事,哼哼,平常在我面前摆摆谱就罢了,这次他做不好,休怪我翻脸!过去吃我的用我的我都要让他吐出来!”郡守老者眼中满是凶光,为了二十年寿命,谁敢阻他,便是要他的命!

  郡守老者立即坐下亲自书信,信中文字怒意澎湃。

  温冲在一旁看的都忍不住道:“爹,就算迟三五个月给这秦云寒萃灵液,他全家都在广陵郡,想必他也不敢怠慢。”

  “哼,你懂什么?”郡守老者冷声道,“他是否倾尽全力,表面可看不出!而且修行人有些也很凉薄,抛弃妻儿父母一心修行求长生的多的是。甚至我都听说过杀死所有亲人断开所有牵扯的修行疯子。”

  “在出发前往苍牙山之前,我必须给他一批寒萃灵液!拿了我的东西,按照修行人的话说,这就是一份因果!他乃是大派出身,更去过北地边关,结识众多修行者,定知道因果关系之大。受了好处,必须倾尽全力,否则因果纠缠下,将来修行路自会有诸多坎坷甚至劫难。”

  温冲了然:“爹英明。”

  “赶紧,拿着我的书信立即寄过去。”郡守老者将写好的递给温冲。

  温冲接过一看,点点头:“只要这张老鬼不想和爹撕破脸,都得乖乖去做。”

  “他和我之间,主要还是他求我为多。”郡守老者淡然道,“真当我温家的东西那么好拿?哼哼。”

  “我这就去寄。”

  温冲拿着信立即出去。

  郡守老者看着儿子离去,眼眸中满是寒光:“这次夺灵果,我绝不容有失!”

  这千年冰玉果,关系的可是他二十年的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