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元尊 > 第三章 苏幼微
  教堂内因为锦衣少年突然的插话安静了一瞬,众多少年少女看了前者一眼,都是默默的收回目光,因为这说话之人,身份也不一般。

  锦衣少年名为徐林,其父乃是大周王朝镇西郡郡守,当然,论起身份地位,自然远不及周元这个大周王朝的殿下,但众人都知道,这个徐林,背后的人,乃是齐王府小王爷,齐岳。

  周元目光看了徐林一眼,屈指轻点了一下桌面,然后便是漫不经心的收回目光,这个家伙,为了讨好齐岳,倒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这徐林如此讨好齐岳...那想来其父,应该也是投入了齐王的阵营...”

  周元眼眸变得深邃了一些,他曾听父王周擎说过,这个齐王,背后是大武王朝所扶持,所以这些年来,一直在大周王朝暗中兴风作浪,显然是不打算让他们大周安宁。

  而因为忌惮大武,怕给他们对付大周王朝的借口,周擎也不好明面上直接对齐王下手,但暗中,自然是有着互相间的争斗。

  也因为这种关系,那同样在大周府中进学的齐岳,自然与周元也少不了摩擦。

  那徐林瞧得周元没有作声,嘴角的嘲弄更甚,刚欲继续说话,那名讲师却是忽然凌厉的瞪来,令得他只能闭上嘴巴。

  在这大周府内,若是被开除了,对他也是极大的损失。

  随着两人各自的安静下来,讲堂内气氛方才渐渐的恢复,而讲师继续讲解那三道源纹,直到两炷香后,钟声响起。

  “好了,今日就讲到这里,明日我们继续。”讲师收拾了一下东西,便是走出了教堂。

  随着讲师的离去,讲堂内紧绷的气氛顿时松懈开来,众多少年少女簇拥在一起,爆发出充满着活力的笑闹声。

  周元也是胡乱的收拾着桌面,准备着离开。

  “殿下。”

  在他收拾间,忽有一道轻柔的嗓音响起,周元抬头,然后便是见到,在他的书桌旁,一名少女正面带微笑的望着他。

  少女身穿大周府学员的院服,虽然有些宽松,但依旧勾勒出了发育良好的曲线,那简单的长裤,更是衬托出那修长笔直的长腿。

  她的肌肤白嫩,玉鼻挺翘,柳眉杏目,倒是一个难得的美人胚子,特别是在其眼角,有着一颗泪痣,更是令得少女平添了几分味道。

  她的红润小嘴轻轻的抿着,虽然身上没有任何昂贵的首饰,看上去有些朴素,但显露着某些坚强的味道,长发挽成马尾,跳动着活力。

  她仅仅只是亭亭玉立的站在这里,便是吸引了教堂中诸多少年目光偷偷看来。

  周元望着眼前这明.慧动人的少女,略显书卷气的脸庞上,也是浮现出一抹笑容:“是幼微啊。”

  少女姓苏,名幼微。

  与周元的目光对视在一起,名为苏幼微的少女俏脸微红了一下,然后转开目光,看向周元那凌乱的桌面,然后跪坐下来,抿嘴道:“殿下,还是我来帮你收拾吧。”

  周元笑了笑,也没拒绝,毕竟两人之间的关系的确不一般。

  于是少女在周元的书桌旁忙碌起来,帮他将那凌乱的东西尽数的整理得干干净净,引得教堂中诸多少年的目光,都是充满着滚烫的盯着周元,眼中的嫉妒都要涌出来了。

  “你爷爷的病都好了吧?”望着忙碌的少女,周元手掌撑着下巴,问道。

  听到周元的话,苏幼微抬起俏脸,玉手将飘落在眼前的一缕青丝挽起,旋即脸颊上有着一抹笑容浮现出来。

  “都好了呢,爷爷说有时间的话,还想请殿下去家里,不过就是家里太残破,我怕...”

  “好,等下次放假就去。”周元笑道。

  听到周元那毫不犹豫的回答,苏幼微贝齿轻轻咬着红唇小嘴,眸子望向他,里面的水光掠过一下,然后生怕被察觉,赶紧低头。

  她犹自还记得,一年前她遇见周元的那一日。

  那或许是她最为的绝望,但也开始迎来希望的一天。

  那一日,与她从小相依为命的爷爷重病,本就残破的家庭顿时崩塌,她冒着暴雨,用小小的身子背着爷爷,因为缺少钱财,她只能在暴雨中,跪在那一间间的药坊之前,不断的哭泣祈求,想要其中的医师救下她的爷爷。

  那时候的她,浑身泥水,狼狈至极。

  最终所有的药坊都是冷冰冰的关闭着,在那暴雨下,她感觉到整个天空都是黑暗了下来,心冷如冰。

  就在她绝望到近乎麻木的时候,她感觉到有人走到了她的身边,将一把雨伞放在她的手中,然后在她那没有焦距的目光中,走上前去,一脚就将那紧闭的药坊大门给蛮横踢了开来。

  那个时候,似乎是有着冰冷的声音,从那里传来。

  “开门,救人!”

  踹开药坊大门的,自然便是周元,那个时候,苏幼微就怔怔的望着他的背影,以往时,她最讨厌的便是这种纨绔子弟,但那个时候,她却是觉得,这个踹开大门的少年背影,或许,她会至死难忘...

  而就是从那一天开始,她认识了周元,后来也得知了他的身份,大周王朝的殿下。

  后来在一个偶然间,周元察觉到了她拥有着修行天赋,于是就将她给推荐进了大周府,而她,也从此开始发生了翻天地覆般的蜕变...

  仅仅进入大周府的第一个月,她就成功打通了第一脉,成为了大周府创建以来,开脉最快之人,从而成为了大周府中众人口中所谓的天才。

  突然间从无人注意,变成了焦点,苏幼微也是有些不太自在,而有时候,也会有人看不惯她与周元的关系,会暗中来说周元帮助她只不过是看中她的美貌而已。

  但苏幼微对此只是一笑置之,因为只有她自己清楚,在认识周元的时候,她是一个多么脏兮兮的干瘦小女孩...

  “喂,你要把我的书叠多高?”周元无奈的看着苏幼微,此时的后者显然有点出神,所以将他桌面上的书犹如叠罗汉一样的叠得一柱擎天。

  “啊?”苏幼微也是回过神来,望着眼前她的杰作,顿时小脸通红,赶紧放下来:“殿下对不起,我重新收拾!”

  她这幅模样,却是显得更为的可爱,于是周围那些目光看向周元时,立刻变得凶狠了许多,想来如果不是因为忌惮周元这个殿下身份的话,恐怕早就出来拯救女神了。

  “现在漂亮了,都不敢使唤你了。”察觉到那些目光,周元只得摇了摇头,低声道。

  苏幼微闻言,也是低低一笑,道:“那我以后在脸上涂点料,让我变丑一点?”

  周元对此,只能翻了个白眼。

  “对了...”周元手指点了点桌面,道:“你现在开几脉了?”

  苏幼微怔了怔,看了周元一眼,方才小心翼翼的道:“第三脉了。”

  她知道周元因为某些原因,似乎一直不能开脉修行,所以两人相处的时候,她都不主动提起开脉的事,也从不炫耀她的进展,生怕说出来会刺激到周元的敏感处。

  “第三脉了,按照这速度,恐怕再有一两年就能八脉全开了。”周元赞叹了一声,苏幼微在修行上面的天赋,显然极为的出众,这才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达到了别人数年之功。

  这让得他分外的得意,看来他无意间捡到了一个宝贝。

  “再有两个月就是今年的大考,你努力一下,争取开第四脉,然后在大考上进入前十,你那个名额,可是我费了老大的劲才搞来的,只要进入前十,到时候会得到府主他们的亲自教导,对你好处极大。”周元说道。

  苏幼微收拾桌面的小手微微一僵,低着头有些不敢看周元。

  “怎么了?”察觉到她的变化,周元有些疑惑。

  苏幼微脸都要埋到胸前去了,她低声道:“我,我没那个名额了。”

  周元一愣,然后眉头就紧皱了起来,道:“怎么回事?”

  他的语气不重,但却令得苏幼微心脏跳动都加快了一些,贝齿紧咬着红唇,半天说不出话来,倒是一旁一位与苏幼微关系不错的少女插嘴道:“还不是那徐林,前些天他在府内到处说你坏话,幼微与他理论,让他道歉,那家伙说只要幼微跟他打一场,赢了他,他就道歉,不过若是输了,就要将她那个大考名额让给他。”

  周元眉头紧皱,道:“那徐林不过才开了两脉,应该打不过幼微吧?”

  那少女撇撇嘴,道:“幼微也是这些天才打通第三脉的,而那徐林,无耻得很,竟然仗着源兵之利,才侥幸赢了幼微。”

  周元面色不太好看,他盯着低着头的苏幼微,责备的道:“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苏幼微玉手绞在一起,低声道:“是我没用,不想跟殿下多添麻烦。”

  瞧得她这幅模样,周元也是有些心疼,这个妮子,有时候倔强起来,同样是让人头疼,于是,他那蕴含着冷意的目光,看向了教堂内一直笑嘻嘻望着这边的徐林。

  “设局欺负一个女孩子,徐林你可真是好手段啊?”周元冷笑道,这家伙,摆明就是看中了苏幼微手中的大考名额,所以才故意设局激怒苏幼微,用名额与他比斗。

  徐林懒洋洋的道:“我可不知道殿下说得什么,那么多人都看见的,名额是我用实力赢来的,所以就算是殿下亲自讨要,我也是不会还回去的。”

  周元淡淡的道:“敢不敢再打一场?”

  徐林嘿嘿一笑,道:“没兴趣。”

  上一次他只是侥幸罢了,而现在苏幼微都已经开了三脉,他怎么都不会是对手了。

  周元扫了徐林一眼,冷笑道:“没让你和幼微打,我是说,让你跟我打一场!”

  说着,他从怀中掏出一块闪烁着微弱光芒的玉佩,放在书桌上,道:“若是你赢了,这块聚源玉,就是你的了。”

  教堂内,顿时发出一些惊呼声,众多目光带着垂涎的望着那枚玉佩,这种聚源玉,对于修行颇有好处,长期佩戴在身,能够加快打通八脉的速度,价值相当的昂贵。

  “殿下!”苏幼微也是大急。

  她倒不是因为那聚源玉,而是因为周元要亲自和徐林动手,可周元连一脉都没开,怎么可能会是开了两脉的徐林的对手?

  周元冲着苏幼微摆了摆手,把玩着玉佩,冲着徐林一笑,笑容带着讥讽。

  “这一下,你敢了吗?”

  徐林双目微显火热的盯着聚源玉,舔了舔嘴,然后对着周元冷笑一声,道:“既然殿下执意要将这聚源玉送给我,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不过拳脚无眼,等会伤到了殿下,可不要怪罪于我。”

  虽然奇怪周元的举动,但徐林却并不认为,他开了两脉的人,会连一个一脉没开的人都打不过!

  “希望你有这个本事。”周元不置可否。

  徐林大笑一声,只当是周元嘴硬,甩甩袖袍,对着外面而去,低低的笑声,带着一抹玩味与戏谑,远远的传了回来。

  “好,我在演武场等殿下,我倒是要看看,殿下今天怎么将名额赢回去?!”

  第四章 源纹的力量

  大周府,演武场。

  一座座演武台矗立着,众多的少年在上面呼喝交手,拳脚虎虎生风,倒也是气势不弱,而在台下,则是有着众多围观者,时不时的爆发出一些喝彩声,其中不乏一些青春靓丽的少女,美眸顾盼间,引得台上那些少年更为的热情,各施手段的想要表现一下,出个风头。

  在这大周府中,演武场的人气,显然相当的不弱。

  当徐林慢悠悠的登上一座演武台时,他会与周元交手的消息,已经是在他暗中的操纵下,直接扩散到了整个演武场。

  “什么?周元殿下要和徐林交手?!”

  “怎么可能!周元殿下如今一脉未开,而徐林已经开了两脉了!”

  “这徐林可真是欺负人,定然是他用了什么卑劣的手段逼迫周元殿下。”

  “......”

  当众多学员听说了这消息后,顿时爆发出难以置信的惊呼声,一些平民学员更是为周元打抱不平,只是因为这种交手,实在是太过的不公平。

  凡是开脉者,每打通一条经脉,自身身体素质就随之提高,力量,速度,反应等等都远超未开脉者,可以毫不客气的说,一个开了一脉者,能够轻轻松松将数十位没有开脉者打翻。

  徐林立于台上,听到这些声音,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不管旁人怎么说,但今天之后,周元被他狠揍一通的事,必然会传遍大周府,而这无疑会对后者的名气造成一些打击,从而成为众人口中的笑料。

  在徐林不怀好意的念头翻涌时,那黑压压围拢在他这座演舞台周围的人群,忽然分裂开来,只见得一名削瘦的少年,漫步而来。

  少年的模样,略显清瘦,一脸书卷气,有着一种温文儒雅的气质,看上去仿佛一个弱不禁风的书生。

  自然就是周元。

  在周围那些神色各异的目光中,周元直接对着徐林所在的演武台而去。

  “殿下。”在他的身后,苏幼微俏脸有些焦急的一直跟随着,显然还想要周元打消与徐林交手的想法。

  “这个时候,可退不了了,不然的话,我就得变成临阵脱逃的殿下了。”周元冲着苏幼微笑了笑,道。

  苏幼微停下了脚步,贝齿紧咬着红唇,她知道如果让周元背负着这种名声,那对他的声名将会有着巨大的打击。

  苏幼微抬起俏脸,美眸望向演武台上的徐林,那一瞬,她的眸子微眯了一下,隐隐间,竟是有些凌厉的味道。

  “殿下,这次是我没做好,给殿下惹麻烦了,以后,我不会再大意,也不会再留情了。”苏幼微轻声道。

  之前她会输在徐林的手中,其实有很大的原因,是因为她没有下狠手,不然那徐林连使用源兵的机会都没有,但这一次的教训让得她明白,打蛇不打七寸,反遭蛇咬。

  周元怔了怔,冲着苏幼微眨了眨眼睛,道:“我们是朋友,为朋友解决一些麻烦,是理所应当。”

  话音落下,他已是踏上了演武台。

  苏幼微望着他的背影,微微一笑,内心流淌着丝丝暖意,旋即她眼眸微垂,已是打定主意,只要那徐林敢打伤周元,那么她也得让后者知道,什么是小女子的记恨以及报复。

  “哟,殿下竟然还真的敢来,我以为你会偷偷跑回王宫呢。”徐林笑眯眯的望着走到眼前的周元,戏谑的道。

  “看来你对自己很有信心。”周元轻轻整理着袖口,道。

  “没想到即便是殿下,也会冲冠一怒为红颜,只是有些不太理智而已。”徐林耸了耸肩,显然是将周元这种冲动的行径当做是想讨苏幼微的欢心。

  “开始吧。”周元却没有与他多废话的意思,双脚伸开,犹如老树紧抓大地,然后对着徐林招了招手,道:“让你先进攻。”

  此言一出,演武台周围那众多少年少女都是面面相觑,实在搞不明白周元究竟在想什么,明明处于弱势的一方,却还是如此的肆无忌惮。

  “殿下既然这么想快点丢脸,那我就不客气了。”被周元如此轻视,徐林心头也是涌起一团怒火,一声冷笑,脚掌猛的一踩地面,而其身影,则是犹如利箭一般疾射而出,五指紧握成拳,一拳就对着周元直挥而去。

  他这一拳,带着气流,力量十足,就算是石头,都会被砸出一道裂纹。

  望着那挥来的重拳,周元却并没有躲避,而是双臂交叉在了身前,作出防御的姿态。

  不过,他这般姿态,却是引得下方众人面现不忍之色,以徐林这打通两脉的身体素质,这一拳,恐怕能够直接将周元打得骨折。

  在那众多紧张目光的注视下,徐林宛如猛虎下山,那气势汹汹的一拳,毫不留守的重重轰在了周元双臂之上。

  咚!

  低沉的声音响起,然后众人便是不出所料的见到,周元的双脚直接是在地面上划出了数米的痕迹,方才堪堪的稳住身体。

  啊!

  一道惨叫声爆发起来。

  不过却不是周元发出,而是那先前轰出气势汹汹一拳的徐林。

  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一幕,徐林抱着拳头,不断的惨叫声,整个拳头一片通红,犹如是砸在了精钢上面一般。

  “你!你在袖子里面藏了什么?!卑鄙!”徐林痛地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冲着周元咆哮道。

  周围的目光,也是惊愕的看向周元,难道殿下还搞小手段?

  在那众多嘀咕的目光中,周元则是缓缓的撩起了袖袍,再然后,众人便是见到,在他的双臂上,竟是有着一道复杂的光纹,光纹散发着淡淡的黑光,蔓延开来,最后覆盖了周元的双臂,看上去,犹如将皮肤变成了一片黑铁,坚硬无比。

  “这...”

  众多学员震惊的望着那道复杂的光纹,最后猛的有人惊呼叫道:“那是讲师之前教的铁肤纹!”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是源纹!

  苏幼微那紧绷的心也是在此时放了下来,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嗔道:“原来殿下已经能够将源纹刻画到身体上了。”

  “你,你竟然将源纹刻画到了身上?!”那徐林也是回过神来,他望着周元双臂上的黑色源纹,有些难以置信的道。

  虽说先前在教堂中,他就已经看见周元刻画出了铁肤纹,但那只是在玉板上而已,如果要刻画在身体上,那就必须还得精通人体穴位甚至经络的位置,如此才能够避免被源纹伤及身躯,所以说,在身体上刻画源纹,远比在玉板上更为的困难。

  但是,就在他们连在玉板上都无法刻画出源纹的时候,周元却已经开始将之学以致用...这之间的差距,可真不是一星半点。

  “你还真以为我没开脉,就是手无缚鸡之力吗?”周元笑道。

  徐林面色铁青,有着一种被戏耍的恼怒感,当即寒声道:“真以为凭借着一道铁肤纹,你今天就能赢得了我吗?”

  “现在就让你看看,开脉者和未开脉者的差距!”

  “开脉!”

  伴随着徐林暴喝落下,只见得其周身忽有细微的光流浮现,脚下的尘埃被席卷开来,天地间的源气顺着他的呼吸,涌入他的体内。

  呼呼。

  他浑身的衣袍,都是在此时鼓动起来,猎猎作响。

  在其皮肤表面,隐隐有着光芒浮现,谁都能够感觉到,徐林的气势,在此时暴涨起来。

  众多学员面色都是微变,此时的徐林,体内已经有着源气流淌,而源气顺着经脉流转,无疑会让得徐林的力量,速度都随之暴涨。

  而在众多学员凝重的目光中,周元也是盯着徐林,自语道:“开两脉么...”

  “先前让你进攻了,那么这一次,就该换我了。”

  声音落下的那一瞬,周元已是脚掌一踩,身体直接对着徐林冲了过去。

  “狂妄,现在的你,速度,力量以及身体素质不及我十分之一,还敢进攻?”徐林瞧得冲来的周元,顿时冷笑道。

  “是么?”

  周元的嘴角似乎是笑了笑。

  下一刻,在其脚裸处,忽有淡淡的光芒浮现,隐约可见一道道的光纹蔓延出来。

  唰!

  周元的身体似乎在此时变得轻了许多,速度猛的暴涨,犹如猎豹一般的冲出。

  “那是...那是轻身纹!”有人眼尖的看见了周元脚裸处的光纹,顿时尖叫道。

  而就在他们尖叫间,那与徐林已是近在咫尺的周元,忽然肩膀猛的一抖,隐约有着光芒自衣衫下散发出来,虽然看不清楚,但所有人都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周元挥出的拳头,在此时充满了一种蛮横的力量感。

  “蛮牛纹!”尖叫再起。

  铁肤纹,轻身纹,蛮牛纹!

  这个时候,就连苏幼微都是忍不住的捂住了小嘴,俏脸上满是不可思议,因为在这短短数息间,周元接连催动了三道源纹。

  也就是说,讲师所教的那三道源纹,已经被周元尽数的习会了,而且还用在了自己的身上。

  嘭!

  在那众多目光的注视下,接连催动三道源纹的周元,那蕴含着强横力量的拳头,已是在徐林那惊骇的眼神中,迅猛无比的重重轰在了其身上。

  咚!

  在那三道源纹的辅助下,此时的周元,不论是速度,力量还是身体素质,显然都已经不弱于徐林,所以,当这一拳落下的时候,徐林便是感觉到一股巨力涌来,再然后,他的身体就直接飞了出去,重重的砸落在演武台之外的地面上。

  演武台外,原本的喧哗都是在此时变得寂静下来,众多少年少女,皆是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盯着台上的周元。

  谁都没想到,这次的交手,会是这种结果。

  演武台上,周元缓缓的收回拳头,手臂之上的光纹在此时仿佛力量耗尽,迅速的消失不见。

  他揉了揉手腕,然后跳下演武台,伸手从徐林的怀中掏出了一块玉牌,那正是代表大考的名额。

  “连一个未开脉的人都打不过,你还是别去大考丢人了。”周元冲着死死盯着他的徐林一笑,道。

  徐林听得此话,再感觉到周围那众多嘲弄的目光,顿时心头一堵,一口鲜血终于是忍不住的了喷了出来,接着眼前一黑,直接就晕了过去。

  他知道,恐怕从明天开始,他就会成为大周府中众多学员嘴中的新鲜笑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