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元尊 > 第二十章 源术
  “比开二脉的身体素质都强?!”

  当听到周擎的话时,周元与秦玉都是忍不住的睁大了眼睛。

  “苍渊师父果然没骗我,我虽然开脉难度大一些,但开脉得到的好处,也会更强。”周元眼中满是兴奋之色,从他父王的评估来看,此时的他,这具身体的身体素质,比两脉者还强,远胜普通的一脉者。

  而如果再加上他所掌握的源纹,论起战斗力,就算是三脉者,想必都不一定能够胜过他。

  “如果等我将虎啸纹也是掌握,想来只要不遇见四脉者,基本都能够取胜。”周元心中自语,也是感到一阵欣喜,这些时间的勤修,果然是取得了喜人的效果。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给了周元希望,一个能够不断向上攀爬,直到有朝一日,能够将一切都改变的希望。

  周擎眼神灼灼的望着周元,那仅剩的一只手臂伸出来,重重的拍了拍周元的肩膀,从他的眼中,周元能够看见一些掩饰不住的激动以及希冀。

  “元儿,你做得很好!”

  周元低沉的声音,在此时有些发颤,甚至连眼睛都是变得通红了起来:“那武王以为剥夺了你的圣龙气运,就能够将我周家圣龙打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但现在看来,他还是小瞧了你!”

  望着情绪颇为波动的周擎,周元心绪也是有些起伏,他能够知晓,在他未曾开脉的这些年来,他的父王,雄心被残酷的现实渐渐的磨灭,内心或许也已经在开始在绝望。

  因为现实让周擎看不见丝毫的希望。

  大周王朝苟延残喘,而大武却是愈发的强盛,他知晓,一旦当那武王的誓约期限来到,他们大周,也将会迎来毁灭。

  而现在,在周元开脉的这一刻,绝望的周擎,终于是看见了一丝曙光。

  即便这一丝曙光还极为的微弱,但周擎相信,终有一天,这丝曙光会化为那煌煌大日,爆发出复仇的烈焰,将那大武,彻底焚烧,将他们大周曾经所失去的,再度的夺回来。

  如今那大武正在与其附近的另外两大王朝开战,根本抽不出手来理会他们大周,所以这正好是周元成长的最好时机。

  周元深吸一口气,压制下心中的情绪,他知道,现在的他与那大武之间,拥有着无可丈量的差距,所以,他需要将目光从远处拉回来。

  现在他所需要做的,是通过大考进入甲院,最后破坏掉齐王府对大周府府主位置的觊觎。

  “大考前十的那些人,基本都是四脉实力,我如今遇见三脉并不惧,但若是四脉的话,怕就是胜算不高了。”周元眼芒闪烁,所以,为了保证不出现意外,在大考之前的这些时间,他必须再度有所精进,打通第二脉。

  只要第二脉一打通,周元将再无所忌惮,想来就算是遇见了那号称最有可能夺取大考第一的林枫,他也会有着把握。

  “看来,想要进入甲院,还是不能放松。”周元暗道。

  “元儿,如今你一脉已开,倒是可以再学习一些源术,最大程度的将自身实力发挥出来。”周擎也是平复下来,说道。

  所谓源术,便是能够将自身源气以更强威力施展出来的术法,天地间,源术与源兵一般,以普通,玄,天,圣为名,分为四等源术。

  只不过品阶越高的源术对自身的需求也更大,大多数开脉境的人,都只能修行一些普通级别的源术。

  “回头我让人送一些适合你修炼的皇室源术过来,你可以尝试修炼一下。”

  周元也是点点头,如今他虽然开脉,但却只能说空有一身力量,却无法将其发挥到极致,这归根究底,是他未曾修炼过源术的原因。

  所以之后,他的每日修炼课程,又得有所增加了。

  ...

  周擎的效率很高,所以很快的就有了几道源术被送到了周元的手中。

  石亭中,周元翻看着这几道源术,其中最为厉害的是混元掌以及碎空通明拳,都是中品源术。

  周元望着这两道源术,面露沉吟之色,这两道源术自然是谈不上多高深,不过却比下品源术要强,当然了,开脉境时源气算不上雄厚,所以即便是修行高深的源术,也是发挥不出威力。

  在周元沉浸在这两道中品源术中时,忽然闻到一股清香味道传来,当即神色微动,抬起头来,便是见到夭夭也是站在他的身旁,俏脸淡淡的看了一眼他手中的两道源术。

  “很一般的源术。”夭夭很快就收回了目光,漫不经心的评价道。

  “普通的中品源术而已,能指望有多高深?”周元无奈的笑道。

  “你要修行源术?”

  周元点点头,目光依旧是停留在图谱中,道:“如今开了一脉,总算是能够动用一些源气,自然是要学习源术保证战斗力。”

  若是未曾修行源术,与人战斗时,难道光凭借着强横的身体素质横冲直撞吗?

  夭夭闻言,不由得奇怪的看了周元一眼,道:“你身怀奇术,为何还要看这些普通货?”

  周元的目光一凝,抬起头来,看向夭夭,皱眉道:“什么意思?”

  瞧得他这模样,夭夭红润小嘴轻轻一撇:“愚钝。”

  周元咬了咬牙,恨极的道:“那么多好酒,我都白喂了?”

  夭夭玉手托着香腮,慵懒的道:“练习了这么多天的锻龙戏,你自己没点感觉吗?”

  周元面露沉思之色,半晌后,他忽的站起身来,走出石亭,双掌抬起,便是缓缓的打出了一套九十八式锻龙戏。

  这一次他并没有快速打完,而是一式接一式,颇为的缓慢。

  等他打完一套锻龙戏,已是花费了半柱香时间。

  他立在原地,一动一动,仿佛是在品味着什么,许久后,他瞳孔忽的一缩,稚嫩的脸庞上,有着一抹震惊浮现出来。

  然后他抬头看向石亭内的夭夭,声音有些不敢置信。

  “这,..这锻龙戏里,藏有源术?”

  夭夭那皎若秋月般精致的脸颊上,泛起一抹浅笑,道:“虽然有些迟钝,但还不算是无可救药。”

  接着她伸出两根修长玉指,淡淡的道:“准确的说,九十八式锻龙戏中,藏有两套源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