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青诡纪事 > 第四十六章
  右眼瞳正在逐渐发烫。

  然而看这世界,却是前所未有的清晰。甚至那凝聚成珠的帝流浆的轨迹,在何青眼中,也是有迹可循。

  然而,并没什么卵用。

  王惟恂站在不远处,喉咙里发出奇特的咕噜声,眼神不断在何青和林临身上逡巡,似乎是在考虑,哪个更鲜美。而明觉此刻站在何青身后,目光湛湛的看着那个怪物熟悉的面孔,双拳握紧又松开,幽都之火化成的长鞭若隐若现,如同他纷杂的心绪。

  在何青前方,隔壁那栋教学楼楼顶的大钟正缓慢的动着指针,随着他们僵持的时间越来越久,那时针与分针之间的夹角就越来越小,眼见着过不多时,就要完全重合了!

  ——不能再等了。

  何青咬牙,骈指压在右眼眼角处,一抹灵光悄然出现,隐隐的,竟将瞳孔中散发的金光缓缓压制。

  “天地无常,命魂有终。得之为幸,今奉牺牲。”

  她神情肃然,指尖灵光越来越盛。对面的王惟恂似乎是察觉出什么,微微弓起脊背,戒备又不安的低吼着。

  “呜……”

  “龙灵谓我,我为前驱!”

  何青最后一句话诵出,林临便神色大变:“阿青姐姐!”

  说完,竟直接伸手格挡在她的关节处,企图拦下她的动作!

  只可惜,何青早已下定决心,此刻既然出手,就不会再留有余地。在她右手从眼瞳处放下时,那只之前只隐隐泛着金光的眸子,竟在此刻射出了璀璨的光芒!

  凌厉又刺眼,将这铺天盖地的金黄色帝流浆都压制住了。

  王惟恂的神情立刻变得狂躁起来。

  他不安的死死盯着何青,浑身都躁动着,似乎想扑上来,又似乎转身想走。但很快,源源不断飘下来的帝流浆又让他重拾信心。

  他现在那里,突然张开大嘴,如同野兽一般咆哮起来,大张的嘴里,牙齿突然变得尖利起来,尤其两颗犬齿,此刻迅速变长变的狰狞,真真是与野兽的獠牙一般无二。

  他的双目变得血红,如同瞬间灌注满满的朱砂,下一刻就要滴出血来!

  此刻瞪着众人,让众人只觉一股寒意直从脚底升腾!

  “要变……魃了!”

  随着何青话音落下,只见王惟恂身上,竟开始长出了一层浅淡的白色长毛,并且,不断在增多。

  明觉脸色煞白,但却又仿佛松了一口气。仿佛……他终于下定了决心!

  下一刻,何青站到了他前面,把他和林临都拦在身后。

  她双手大拇指紧扣中指,两臂斜斜交错在胸前,右眼瞳中的金光越来越盛,直到此刻,竟从眼眶中缓缓脱离!

  此刻,何青左眼正常,右眼处却连眼白都没有,只剩下一片深不见底的黑色。

  而她上下交叠的指诀中,却是一颗滴溜溜转着的金珠!

  那是……龙珠!

  “变成魃了,就快要孕出灵智了是不是?”

  在她的记忆里,追溯千年以上,才能隐约知道,曾经天下大旱,出动百名玄术师,才成功镇压那只旱魃!

  而如今,王惟恂被明觉多次施以秘法的躯体,再经帝流浆淬炼,竟隐隐约约要成为魃了。

  这是僵尸的最终形态,论战斗力,远比何青曾解决过的移灵僵高出不知多少倍!

  今晚,决不能放他离开!

  魃一旦吸食到足够的血肉,杀龙吞云,飞天遁地,造成人间赤地千里……根本不需要动用能力,那就是他的天赋!

  所以,无论如何,今晚要将他解决掉!

  何青双手迅速变动符印,指间龙珠飞速穿梭来去,让人只能看到隐约残影。

  “去!”

  何青指诀一指,一道金光飞速穿过雨滴一般的帝流浆,直接冲向了正在炼化帝流浆的王惟恂!

  只听“哆”的一声,龙珠便轻易的穿透了王惟恂的身体。自胸口透出,透过钻出衣服的白毛,隐约可见一个小小的黑洞。

  一股腐臭味隐隐传来。

  可惜,他此刻已经僵化,不像刚才那样有血有肉了。

  但很快,在帝流浆的滋润下,那个小小的黑洞,则又一次缓缓聚拢!何青见状,手指连环变幻,此刻,龙珠在王惟恂身周不断穿梭徘徊,只听“哆哆哆”声接连传来,王惟恂分明已经受了许多伤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在这最后的几分钟,帝流浆更是铺天盖地,仿佛恨不得在这几分钟,将整整一百二十年的错过给弥补!

  对于那些山精鬼怪来说,这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了。包括大黑和长安这样并不算很强的生灵,虽然吸收不了太多,可处在这样高密度的灵力环境中,本身便是一种了不得的淬炼。

  但对于何青等人来说,简直再糟糕不过!

  帝流浆是拖住王惟恂的利器。

  只要帝流浆没有消失,他就不会离开这里。不然,凭他如今成魃的飞天遁地之能,今夜逃出大家的视线,何青只需耽误一天,不知就要有多少人会因他而死!

  因此,帝流浆消失之前,必须将他解决!

  可没曾想到,到如今最重要的关头,帝流浆竟这样多!何青祭出龙珠,根本没有办法再收回,今夜过后,她就要适应一只眼的生活了。

  可付出这样大的代价给王惟恂带来的伤,却还是被浓郁的帝流浆一一修复……

  她脸色惨白:“林临!”

  林临早就迫不及待了!

  此刻何青一开口,他立刻上前一步,指间如刃,在额心出狠狠一划!

  瞬间,一股泛着金光的血液喷涌而出,如同细线一般,迅速缠绕在龙珠周围,二人齐齐动用灵力,在这一瞬间,龙珠的能力达到顶峰!

  只听“哆”的一声,它竟牢牢卡在了王惟恂的额心!因为他身周白毛防护,再加上铜皮铁骨,龙珠此刻深深陷了进去!

  肉眼可见之处,王惟恂额心凹下去一块,那里,金色的龙珠滴溜溜的转着,如同高速旋转的钻头!

  二者僵持着,何青和林临用尽全力,连唇色都是惨白的,额上冷汗涔涔。

  可如今,放弃,就会有人死去。

  所以,无论如何,要坚持住!

  而王惟恂双目紧闭,似乎也是痛苦异常,他尖利如同长勾的指头正在不断拉长,越来越显锋锐,十指弹动,仿佛下一刻,就要破开这攻击!

  而在这时,一旁一直没动作的明觉突然上前一步,喃喃道:“义父……明觉要来陪你了……”

  何青心中一惊,唯恐明觉仍旧执迷不悟,赶紧喊道:“明觉!”

  而明觉已经站在她的身边,此刻双手自脖颈伸向后背,猛地一拽!

  “啊——”

  随着他狰狞又痛苦的叫声传来,何青和林临忍不住侧头看去!

  只见明晃晃的帝流浆映衬下,明觉双手用力,竟从后颈处,缓缓拽出一节怪异的,带着微微弯曲弧度的骨头来!

  何青倒抽一口冷气!

  ——他在抽自己的脊骨!!!

  那脊骨在他体内穿行,每一寸移动,都让明觉痛不欲生,连太阳穴处的青筋,都根根凸起,狰狞可怖!

  他的满头满脸,就这一会儿功夫,渗出的,又何止一层冷汗!

  可是……要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义父他,无论如何不会是这个样子的!

  而随着明觉紧咬的牙关处慢慢渗出血丝来,那渐渐露出的脊骨,却也跟龙珠一般,遍布着金灿灿的光芒。

  那光芒,璀璨到铺天盖地的帝流浆,都未曾将它压制!!!

  ——这,是龙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