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网游之我是火枪手 > 第728章 抢个锤子 22

第728章 抢个锤子 22

  月魇大小姐并没有发挥她作为盗贼那隐秘接近敌人的能力,大概这位大小姐她也明白对付慕一这种人潜行背袭这样的技巧是很难成功的,所以直接就大摇大摆地从正面跳了出来对慕一发动了攻击。

  对方这样开门见山的攻击方式反而是让慕一的反应慢了半拍,也不知道是刻意为之还是无心之举,总之结果就是慕一这个火枪手在与敌人正面对抗的战斗之中第一次居然被一个近战职业给抢了先手。

  就和雪儿评价的一样,就职了白昼邢徒的玩家的确不是那些普通的盗贼玩家可以相比的,甚至雪儿的一些评价还有问题,白昼邢徒的攻击是远远要比那些普通的盗贼来的犀利可怕的。

  一枚碎星弹射出,看见了月魇大小姐头顶飞起的伤害,慕一果断地放弃了手中的星辰之怒。

  事实上碎星弹所造成的那伤害很高,白昼邢徒的防御力也并没有骑士那么恐怖,再有个三四枪慕一就有信心杀掉月魇,但是根据月魇大小姐刚刚砍在自己身上的这一剑的伤害来判断的话,有这三四枪的时间慕一已经足够被月魇杀掉至少两次了。

  “呵呵先生你好呀!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月魇跟慕一换了一招,心中的信心就多了很多,竟然还抽空笑着说道。

  “我倒是早就已经想到我们会再见面了!”慕一报以一个微笑。

  “我很想知道你为什么会选择血玫瑰骑士团?我不知道我们天堂武力究竟有哪里不如她们?”月魇手中的攻势却是没有丝毫的减弱,收回了狂怒星辰的慕一赶紧召唤出地精的黑钻护盾抵挡。

  “在游戏之中天堂武力的实力的确是毋庸置疑的,而我如果要是想要选择一个工会来加入的话我也的确是会优先考虑是否要选择你们天堂武力的!”

  “但是你还是去了血玫瑰骑士团!为什么?”

  “为什么?我以为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

  月魇眉头微皱,随即舒展,说:“我明白了!”

  游戏之中实力对比起来的话的确是天堂武力稳压血玫瑰骑士团一头,如果慕一是一位想要在游戏里找一份工作的玩家当然也会优先选择天堂武力。但是慕一玩游戏的原因或许并不是陆果,甚至可以这样说,那就是:慕一能够在一款游戏之中坚持这么久的时间,有七成原因是因为陆果。

  月魇手中的一对简单朴素的短剑上骤然升起了数道灿金色的光华,那竟然是完全由能量组成的剑刃,原本两柄窄刃短剑竟然瞬间变成了一对单手剑长短的能量剑,慕一收起了狂怒星辰,这件武器的攻击速度实在是很不好,被月魇这样的一位盗贼近身对于慕一来说就更加不妙了,所以慕一拿出了许久不用的那种很猥琐的打法。

  左手上地精的黑钻护盾从护腕上生长了出来阻挡敌人的攻击,右手中血色的光晕一闪,一柄二尺长的短剑出现在了慕一的手中,挥手将迷你火枪座台召唤了出来。对于这种打法闪动官方并没有什么介绍,玩家们普遍的总结叫做磨血流,就是利用自身强大的吸血技能跟敌人进行正面的对攻以血换血。

  事实上这样的打法是有些脏的,没有任何技巧性地双方对砍,比拼各自的装备防御里和回血能力罢了,慕一的这个套路则更脏一些,因为慕一的主要输出是可以在空中飞行的迷你火枪座台,偏偏这种副武器的攻击同时也会受到手中血腥之刃的吸血效果加成,这就使得慕一即使不攻击只挨打仍旧能够回血。

  “你这个火枪手也能近战?”

  “伤害一般,但是却很好用!说起来还是有些玩赖的!”

  月魇不再废话,直接提着两柄短剑跟慕一战斗在了一起,慕一也毫不示弱,既然进入了战场那就没有男女的分别。

  几乎就在两个人碰撞在了一起的瞬间,月魇就意识到了事情发展的不对劲,因为慕一前一秒刚被自己砍掉的血量几乎在下一秒就恢复了,而自己的血量却是在缓慢而坚定地持续损失着,等月魇大小姐明白过味儿来换上了一对吸血匕首的时候,且不说她这对匕首的吸血能力原本就不如慕一手中的血腥之刃,就是她本身剩余的血量也已经不足以支撑她跟慕一进行这样的换血了。

  偷袭出手,惨遭秒杀或许还有一些辩白的余地,像这样被人家一点一点儿地磨死,那真是说不出哪怕任何一句反驳的言语的。月魇眼神喊着一些不知名的光彩冷冷地盯着慕一,但是慕一却是没有丝毫的留手,任由迷你火枪座台收走了这位大小姐最后的一丝血量。

  “再见!”

  “再见!”

  不得不说月魇这样平静的反应着实让慕一的背脊都有些发凉了,有些时候狂怒和撂狠话并不是一件多么有威慑力的事情,但是偏偏就像月魇这样的平平静静的礼貌才是最吓人的,不过慕一此时已经没空去关注月魇大小姐了,因为双方这段战斗耽误掉的时间,上帝右手此时此刻居然已经出了山洞,正在快速地接近天堂武力本方的那艘造型雄伟的运输船。

  随着上帝右手接近本方的运输船,战斗的激烈程度也在逐步攀升。

  雪儿有些不耐烦地拍了拍慕一的脸颊,问:“你还不动手?”

  慕一快速地接近战场,但是却仍旧是丝毫动手的意思都没有,说:“现在?这才哪到哪呀?而且我和陆果这两个事情的主角都不着急,倒是把你这个在场外看热闹的给急坏了?”

  雪儿轻轻地掐了掐慕一的脸,说:“废话!就是我们这些看热闹的才会着急吗,你们这些热闹本身都一个个胸有成竹的模样,我对你们究竟想要干什么还是满头雾水的,我当然会着急了!”

  慕一拍了拍雪儿肥厚的小手儿,笑着说:“事情的关键说白了还是那柄锤子,咱们在这边又是谋划又是战斗的,说白了还不是为了将上帝右手手上的那柄锤子给抢到手?要是咱们动手了结果那柄锤子却被别人抢走了,那这半天不就白玩儿了?”

  陆果的通讯,肉戏来了。

  “慕一!准备动手!”

  “好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