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 第四百一十四章 人心不在

第四百一十四章 人心不在

  尼奥吉运转真元,身体急旋,像是飞转的陀螺。“三生三石十里(消声)花开。”只听执剑阁的二代长老喝道。

  他虽不是基老,可也和基老界的很多汉子是朋友,其中有一人基号“惧花真人”,他相当特别,见不得基友的局部地区之花绽放,这样的人注定孤独一辈子。所以惧花真人的朋友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尼奥吉一个人了。

  惧花真人修有一门神通,即是“十里(消声)花开”。神通覆盖的范围可达十里,当然他动怒了,百里也是有可能的。相传,创出这道小神通的基老界杰出大能,他可让方圆千里内的基老的局部地区绽放,端的可怕。惧花真人的野心没那么大,只求十里即可。

  一个人孤独时,看一只猪都觉眉清目秀,惧花真人亦然。他只剩下尼奥吉一个朋友了,越看他越喜欢,终于有一天真人发话了,“吾友啊,你不是想学我的十里(消声)花开神通吗,可以。贫道可以传授于你,可你也要答应贫道一个小小的要求。朋友嘛,不该这么斤斤计较的,贫道也是无奈啊。”惧花真人凄苦道。

  尼奥吉大喜,他听自个的父亲讲过,若能从惧花真人哪里学得十里(消声)花开的小神通,可配合三生剑与三生石,重现另外一道大神通,摘花基霸手。

  摘花基霸手神通是以“十里(消声)花开”为基础,辅以三生剑、三生石、神驹王才可施展的可怕大神通,创造者却不是基老界之人,而是一位伪娘,这名伪娘有一好友,生得才貌过人,俊美的不可方物。也是因为美貌,他才被基老界的几位大能盯住了,非要破了他守护了一百一十五年的(消声)花,最终,大基佬们如愿以偿。伪娘的好友也因此开辟了新的取向,叛逃伪娘界,成了基老界的第十大咖,他只用了不到三年时间。“好友啊,我们是闺蜜,是闺蜜啊,你怎么忍心伤害我。”伪娘伤心的要死,盗走了其父的三生剑,并在浮空之城与城主撕比半个月,赢走了三生石。临走时顺便牵走了城主的神驹王,与其缔结契约。

  坐在神驹王背上,伪娘背负三生剑,毅然而然地闯入基老界,非要抓到他曾经的闺蜜,问个清楚,为何不再做伪娘,反而做那没前途的基老,难道是破(消声)之后,人也变了吗?

  人生哪能事事遂心,这位漂亮的大姬姬美女没能遇到好友,却被一群基老相中了,其中有一头基老是那界第五巨头的少子,他一见到伪娘,双目放光,基情迸荡千丈,“好个大姬姬汉子,我吃定你了。左右,给我拿下他。”第五巨头的少子倨傲惯了,看上的东西抢走就好,谁也不敢说什么。可他这次碰到了狠茬,那伤心至极的伪娘抖开三生剑,刷刷刷!刷刷刷!几百道剑光劈了过去,砍柴似的摘了第五巨头少子随从的脑袋。

  “有实力,我更想得到你了。”基老界第五巨头的少子喜道,他亲自上阵,起手就是“十里(消声)花开”小神通,他的本意是先确认来人的汉子之花是否新鲜,其余的事情就好说了。

  奈何伪娘正在气头上,又仗着神物“三生剑”与三生石,反将第五巨头的少子杀得一退再退,小神通也被夺走了。“你是坏人,我要去告诉我爹,让他杀了你。”这位年轻的基老丢下狠话,气急败坏地逃掉了,他只道此地是基老界,一个伪娘不敢追他。可这次第五巨头的少子又错了,伪娘一扬手,三生石打了出去,轰隆隆,遽然镇下,登时,血水迸飙,碎肢抛舞,基老界的年轻俊彦魂断三生石之下。“没出息的东西,死了就死了吧。你爹老了,我照杀不误。闺蜜啊,你在哪里,为何不敢见我。”伪娘轻声叹息道。

  当那之时,一道狂傲的身影遽地降下,他双脚点地的刹那,地面崩裂,沙尘迸舞,方圆千丈内,基光纷射,每一寸空间都飘散着基油的甜美气味,其中还有一丝若断还续的伪娘气息,“你终于肯见我了吗。”

  “本座现居傲冬城,是这界的第十巨头。基号灭霸,任何想在傲冬城称王称霸的人都是本座的敌人,因为死在本座手里的大基老太多了,吾灭霸的美名也就传开了。薛凝眸,你不该来这里的。”傲冬城的城主冷冷道。他之所以释放那点残存的伪娘气息,就是让薛凝眸知趣离开,真要动手,灭霸不介意斩断过往的一切,与伪娘界再无任何关系,就连薛凝眸一道斩了。

  几年前,灭霸还是伪娘时,与薛凝眸情投意合,哪怕在执剑阁也是形影不离,薛凝眸的父亲是当时执剑阁的阁主之一,权势滔天,可他仍然不能制止儿子穿女装,并为此伤透了心。可薛凝眸我行我素,比姑娘还像姑娘,执剑阁的人只道他们的阁主多了一个女儿……

  “唔,我现在是基老了,喜欢的是汉子,是小鲜肉。仔细一看,薛凝眸还是那么漂亮,何不收了他,再慢慢改变他的取向。”灭霸忽想道。他念头起时,基情迸发,嗤嗤嗤,一道道比蛛丝还密的真元向外飚射,倏化大网,罩了下来。网的孔很细而且很密,一个蚊子也别想飞出去,更何况困住的是一个大活人薛凝眸。

  薛凝眸仍然坐在神驹王背上,眼也不眨,由那张大网落下,将他囚困住。“这就是你的答案吗。”薛凝眸冷漠道,“既然不愿和我回去,我只能杀了你,宁愿每你这个闺蜜,回忆我也不要了。”薛凝眸挥开三生剑,刷刷刷,剑虹经天而起,炽丽绝伦。那由基气与真元编成的网自然困不住大伪娘,被他斩碎了。

  “薛凝眸。我做了一百多年的伪娘,你可知道我成了基老之后有什么感觉吗。”灭霸忽地问道。

  “感觉?哈哈哈哈。”薛凝眸笑道,“你在最短的时间内成为傲冬城的城主,与其他九位大Lao齐名,人称十巨头。在你逍遥无虑时,可曾想到我,我以泪洗面,伤心事齐涌,人愈发消瘦,我爹见了,还道我减肥呢,并笑称我疯了,一个爷们,就该有腱子肉,就该是大丈夫,萌(消声)奶。你知道我有多尴尬吗,执剑阁没有一个人理解我,亲爹那我开涮。这一切都是谁的错,你,是你!”

  薛凝眸的怒火一下子爆发了,灭霸听得一愣一愣的,半晌,他才道:“闺蜜,你在开玩笑嘛,我怎么觉得你胖了!”

  灭霸盯着薛凝眸的腰,和水桶一般,他再看向大伪娘的脸,虽然依旧美丽,可肥了啊!尖下巴都没了,哪里瘦了,分明是肥了好几圈。还真敢说啊,睁眼说瞎话。“真当我成了基老后,人变傻了不成?”灭霸不开心道。

  “这个,这……”

  薛凝眸支支吾吾,不好辩说。他也觉得奇怪,以前都是吃四桶饭的,现在只能吃三桶半,讲道理,饭量小了,人应该瘦了才是。“不科学啊。”薛凝眸道,“我知道了,这是虚胖,而非真肥。实际上我的体重减轻了。”

  “太勉强了,这个理由根本不成立。闺蜜啊,什么都别说了,让本座抱一下你就知道了。”灭霸道。

  “别、别过来。你现在是基老,我是伪娘,我们身份不同了,请自重。”薛凝眸哼道。

  “闺蜜,为了迎接你,本座封闭了基油油田,看我散发的伪娘之香,你可熟悉?是不是很怀念,我们还能做闺蜜啊,就像以前那样。只要你愿意,傲冬城就是你家,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执剑阁的师兄弟们,你可捡些眉清目秀的带过来,本座保证好好待他们,让他们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你是想开发他们的局部地区吧。”薛凝眸冷笑。

  “太见外了吧,本座也是执剑阁的内门弟子,照顾弱小的师弟,兼爱俊俏的师兄,实乃人之常情,何来间隙之说?”灭霸道,他成了基老界的第十巨头后,人也变得不怎么要自个的脸了。又不能当饭吃,还是看得到的实惠更实际。“不瞒你说,死在你手上的小家伙是第五巨头的最喜欢的儿子,他不会放过你的。执剑阁也保不住你,再说你那个中年腊肉亲爹,他会为了你放弃现在的地位?我看不会,他本来就讨厌穿女装的你。谁想有一个变太儿子呢。”

  “第五巨头的儿子又如何。其他的巨头来了,我也斩了他们。我从这厮身上取走一门神通,据说只有基老能使用,我偏不信。”薛凝眸冷笑道。

  “十里(消声)花开!”薛凝眸喝道。

  砰砰砰!

  灭霸站在那里不动,也身后有一团团火光迸起。“闺蜜,你在逗本座吗,本座的局部地区自从那次被人开发了,再无人敢动本座。可我还是很小心,特意命人打造了一个不好形容的球,只要放到那什么地方,就再没人能伤害本座的那什么。”灭霸笑道。

  “太让人惊讶了,他怎会使用十里(消声)花开,难道说薛凝眸也有做基老的潜质,一定是这样的,太好了。妙哉!”灭霸袖袍一振,砰,基气迸滚,环扫四方,薛凝眸从神驹王背上站了起来,抬起右臂,一剑扫了过去。三生剑登时以一化三,过去剑、现在剑、未来剑同时劈向灭霸。

  薛凝眸已知灭霸再不可能做回伪娘,他们之间的闺蜜关系断了,再无修复的可能。基老就是基老,伪娘是伪娘,两者不同的。薛凝眸左手掂量了一下三生石,丝毫感觉不到重量,浮空之城的城主果然没有欺骗我。“他也是伪娘,更是我的前辈,肯将三生石交给我,已是卖给我天大的面子,否则我真的取不走它。”薛凝眸拿走的是一块三生石,而浮空城还有一座山呢,三生山。也可说整座浮空城都是建立在三生石山之上,城中的居民,上至城主下至走卒小贩,都是为了守护三生石而存在的,他们的使命感外人无从理解,要向自他们手里顺走一块三生石,比杀了他们还难。

  三生剑与三生石并无任何关系,名字中有相同的两个字而已。蓦地,薛凝眸发现他的新坐骑神驹王目光灼灼,似乎想驮着三生石,与傲冬城的城主撕比。

  “哦。”薛凝眸笑道,“那就撕比吧。”说声落,他也将左手中的三生石抛向神驹王。

  吼!

  神驹王欢快大叫。它从出生时就待在浮空城。也未离开过。这次,浮空城的城主特意允许它跟着薛凝眸离开,它喜的不要不要的。“我要建功,我要立业,我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浮空城的厉害之处。”神驹王四蹄生出火焰来,两团紫色的,两团黑色的。腾!它倏地跳向三生石落下的地方,将背绷直,轰隆隆,接下了变得像是小山的三生石。登时,三生石与神驹王犹如一体,石山就像是它的甲胄。

  “那畜生好烦。”灭霸不悦道。“薛凝眸,你不识好人心。本座对你很失望,只能先擒下你,带回傲冬城,慢慢(消声)教,让你成为真正的基老。至于第五巨头,他也不会为难你的,毕竟到时你会成为本座的心爱基友之一,不是唯一。本座的心好宽的,基友遍天下。”

  灭霸双手齐挥,嗤啦,嗤啦,嗤啦!十道基光旋出,每一道基光都比树干还要cu,长有百米。十道打出,惊天动地,虚空崩碎,成片成片坍塌。傲冬城城主的这招唤作“十指连心”,基光中还有他的心头火,可将人烧成灰烬,

  腾!

  神驹王驮着三生石倏地窜了出去,稳稳地撞向两道基光,砰砰连响,基光崩碎,就连里面藏着的心头火也被扑熄了。三生石忽地生出很多气孔,呜呜呜,凄风拂舞,过境而去,围住五道基光,将它们绞成光屑,四下迸炸,像是萤火虫似的散开了。

  十道基光毁了八道,余下的两道倏地合成一道,半边紫半边红,处处透着诡异。驮着三生石的神驹王也裹足不前,像是在畏惧它们。

  当此之时,薛凝眸娉婷而来,像是一朵幽莲。“蛇吞象。”大伪娘漠然道,三柄剑再次合为一柄,徐徐划开,剑吟锵然,带着冷冰冰的颤音。哧哧哧,哧哧哧!上千道剑气倏地迸涌,绞绕成一股,其状如大蛇,首尾过千丈,携破空之音呼啸而去。

  蛇吞象与天狗抱月、闲云野鹤等都出自执剑阁,外门弟子、内门弟子都可修炼,剑式虽然普通,若能施展到出神入化,方能成为大家。薛凝眸依仗三生剑,绽放千余道剑气,再凝作长蛇,而那象自然就是灭霸了。

  人心足与不足,蛇都要吞象。故而薛凝眸这招“蛇吞象”霸道无俦,让人望而生畏。

  “呵呵。”

  灭霸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