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下堂妇 > 章一百九十七 看女儿

章一百九十七 看女儿

  

  秦冰眸中划过一丝异样,转瞬即逝,依旧盛气凌人,“那我们就走着瞧,看江承枫最后会不会来求我!”

  她凌厉的目光扫过沈之悦,冷嗤道:“至于你,那病毒只是实验品,我也不知道它最终的效果如何,也许三五年才发作,也许明天就发作了也说不定,不过我能肯定的是,到时候,你会生不如死!”

  沈之悦与她对视许久,最后只是沉默地起身,在走至门口的时候,回过头来,出人意料地冲她微微一笑,“我会活得很好,会与他相守到白头,所以,我们的事,不劳你操心。”

  言罢她便出了地牢,外面明明晴空万里,可是她却觉得很冷,手覆上心口的位置,那里就像一个定时炸弹,随时都有可能爆炸。

  如果是以前的她,她根本不惧怕死亡,可是现在,她有了牵挂和想要守护的人,怎么舍得就这样离开他?所以,无论以后的日子有多么难熬,她都会坚持下去,直到自己不得不离开。

  “夫人……”有下人来报,“有客人来访。”

  “谁?”沈之悦蹙眉,看这丫头的神情应该不是之望和安琪,可除了他们以外,还有谁会来看望她呢?

  “您去了就知道了。”那丫头也不多说,引着沈之悦朝待客的大厅走去。

  一进门,沈之悦便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昨天才见过,可是现在她却觉得仿如隔世。

  “小悦……”

  晋如霆起身迎上她,想要拥她入怀,然而伸出的手却在看到她本能地后退时,僵在了空气中。

  他讪讪地收回手,苦涩溢满心底,却还是强挤出一丝笑容,关心地问道:“你跟他,还好吧?”

  “嗯。”沈之悦点了点头,招呼他坐下,其实她有点不敢面对他,他们之间,终究还是她变了心,之前不管谁对谁错,现在都是她对不起他。

  “如霆哥哥……”沉默许久,她终是鼓起勇气开口道,“忘了我,开始新的生活好不好?”

  “忘了你?”

  晋如霆苦笑,她在他心里的印记那么刻骨铭心,怎么可能忘得掉呢?失去了她,这个世界对他而言,还有什么意义?可是如果他的执着会让她陷入两难,他愿意放手成全江承枫。

  他输了,从未输的如此彻底,他比不上那个男人,并非是能力上,而是心胸和处事方式上,他不够坦荡和宽容,若非如此,怎么会将他最心爱的女人逼入绝境,从此与她越走越远,直到无法挽回。

  “好。”

  他应允道,却也只是嘴上答应而已,而沈之悦却忍不住哭了起来,像个孩子一样,仿若是将积压许久的委屈一股脑都发泄了出来。

  “小悦……”

  晋如霆无措地捧起她的脸,想要安抚她,却又不知该说什么好,只听她哽咽道:“对不起,如霆哥哥,是我不好,是我变了心……”

  “不是的……”晋如霆再也忍不住地拥她入怀,他轻轻抱着她,不敢用力,怕吓到她,她的身体那么单薄瘦弱,他甚至不敢想象,在晋府的三年,她是如何熬过来的,他更不敢回想自己对她的种种伤害,一切都是他的错,她为了他差点连命都没了,可他却在沈家遭难的时候,不仅没有伸出援手,还落井下石,逼她以极端屈辱的方式留在他身边。

  他折磨她,羞辱她,想尽一切办法地让她屈服,以满足自己那狭隘的私心,他将她伤遍体鳞伤,才发现自己错的有多么离谱。

  然而现在无比讽刺的是,她却跟他道歉,也许她最大的错,就是当年救了他吧,如果没有救他,她不会染上一身恶疾,不会让他有机会报复沈家,更不会经历那三年的痛苦与无助。

  他的小悦,曾经那么爱笑,活泼开朗,像个天使一样,他却硬生生折断了她的翅膀,有多久他没有再见到她真心的笑过了,直到与她重逢,“死而复生”的她脸上重新洋溢起了他久违的灿烂笑容,他知道是江承枫改变了她,这才是他甘愿放手的原因,他希望她能够幸福,哪怕给她幸福的不是自己也无所谓。

  沈之悦好不容易止住哭泣,泪水打湿了晋如霆胸前的衣襟,她从他怀里退出来,泪眼朦胧地望着他,“如霆哥哥,我现在很幸福,我也希望你可以幸福,安琪她真的很爱你,这么多年,她一直默默地守在你身边,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她对你都始终如一,不离不弃……”

  “我知道。”晋如霆开口打断她,按着她肩膀的手微微有些僵硬,他何尝不明白安琪确实是个好姑娘,但是他心里已经容不下除她以外的任何人了,这样对安琪并不公平,她值得更好的男人去守护。

  “不说我了。”他默叹口气,满是期盼地看着她,“可以让我看一下我们的孩子吗?”

  他和她的女儿,在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他欣喜若狂,却也无比懊悔和嫉妒,他懊悔失去了她和女儿,嫉妒江承枫拥有了原本属于他的一切,可讽刺的是,他连夺回来的资格都没有,因为他不配。

  沈之悦微微一怔,心里挣扎了许久,终是冲候在一边的丹萱点了点头,那丫头立刻领命出了大厅。

  不稍一会儿,丹萱便带着乳娘回来。

  自乳娘踏进大厅,晋如霆的视线便定格在她身上,他忍不住上前,伸手想要抱那襁褓中的婴儿,可是又有些不敢,他并不是第一次做父亲,但晋雪究竟是谁的孩子,从一开始他就心知肚明,所以并未付出任何感情,而这个孩子,是他与小悦的女儿,也将会是他这辈子唯一的孩子,这一刻,他竟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这小小的婴孩,他不是一个好丈夫,更不是一个好父亲,他让她的母亲承受了太多苦难,甚至连她的存在都是从别人口中得知,如果可以,他愿意倾尽所有去换她们母女。

  “给她取名字了吗?”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