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中文 > 慕南枝 >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十岁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十岁

  太皇太后对李谦没有给慎哥儿过生辰就走了非常的不满,她原本只准备在宫里给慎哥儿大办一场的,后来觉得这样也不足以表达自己对慎哥儿的重视,遂让孟芳苓写了封信去江南,要求赵玺下旨给慎哥儿庆生。

  要知道,这个时候的孩子夭折的很多,慎哥儿能平平安安长到十岁,以后多半就能站得住了,姜宪和李谦只有这一个孩子,头几年太皇太后可是一直担心吊胆的,如今这心才放下了一半。

  姜宪这边很快得了消息,忙进宫去劝太皇太后:“慎哥儿出生的时候我公公找来给他看八字的得道高僧们虽然没有说什么,可您那看穷苦人家的孩子,都是贱名贱命地活,反而长成的多,夭折的少。他年纪还轻,过刚易折,还是让他就这样平平安安地就行了。”

  太皇太后听了不免有些后悔。

  赵玺的旨意却已经到了。封了慎哥儿为世袭四品佥事,赏了玉佩一对,文房四宝一套,黄金二百两,白银二百两,并写了一封信给太皇太后,说当朝无军功不得封爵,让慎哥儿先这样着,等慎哥儿再大几岁,跟着李谦去打一仗,到时候再封他个男爵或是伯爵不在话下。

  太皇太后对赵玺的态度很满意,叫了姜宪进宫来问:“你说怎么办?”

  “就照着你前头的意思,在宫里给慎哥儿做个生,您看如何?”

  太皇太后点了头,又高兴地开始准备慎哥儿的生辰。

  慎哥儿的一些同窗都受到了邀请。

  赵啸知道后,也送来了贺礼。

  太皇太后就问姜宪:“说是他马上要续弦了,是真的吗?我怎么听说晋安侯家想再和赵啸做亲家?简王成天的嚷着是蔡氏是赵啸杀的,晋安侯家这样上赶子的送人过去,也太不要脸了些吧?”

  姜宪也听说了,很替蔡如意不值。道:“蔡家向来是这样的德性,您又不是不知道。只是可怜了陆安侯家的大小姐。听说吵着要和离。被蔡定忠给压下来了。可我瞧着他也压不了几年了。说是自从北归,身体就大不如前了,如今已是病入膏肓,蔡霖还时常不在身边侍疾,四处撒野,几天不见人影是常事,全仗着儿媳妇在跟前服侍着。那邓氏大小姐又只生了一个女儿,安陆侯夫人心痛女儿,要接女儿回家,蔡家不放人。”

  前世的这个时候,蔡定忠早就病逝了。

  今生他却长寿,到如今还没有咽气,倒是蔡霖,还是和前世一样的不着调。可见不论是谁嫁给他,都没有什么好日子过。

  太皇太后的年纪最不喜欢听到的就是子孙不孝的事。

  她不由长长地叹气,对姜宪道:“我记得安陆侯家的媳妇还是你做的媒人,你要是没事,就过去看看吧!好歹给那邓氏撑撑腰。”

  姜宪压根不想管晋安侯府的事,但太皇太后这么说,她还是应下了。决定若是那邓氏要和离,她也会像前一世那样支持邓氏。让蔡家烂到底去。

  两人说了会话,白愫进了宫。

  她是过来帮着慎哥儿布置生辰宴的的。

  太皇太后看了拉着白愫的手不住地感慨:“要是没有掌珠,保宁这日子可怎么过?她真真是什么也不会?”

  太皇太妃闻言笑道:“她要会这些做什么?这可是您从前说的!”

  “我是说她不想学女红也不勉强,她身边还能少了做女红的人?”太皇太后驳道,“谁知道她连服侍丈夫,照顾孩子也做不好!越活越小了!”

  “这还不是李谦给惯得!”白愫笑道,“你看她若是生个女儿看看,到时候大家都去宠爱女儿了,看谁还宠着她!不过话也说过来了,他们李家真的是要兴旺起来了,儿媳妇生的全是儿子,就一个女儿,可得像心肝宝贝似的捧在手心里。”

  姜宪瞪目,道:“我怎么不服侍丈夫,照顾孩子了?我嫁给李谦这么多年,也没看他生个病,发个烧什么的,慎哥儿不也平平安安地长这么大了吗?”

  “你还好意思说!”太皇太后看着姜宪得过好,心里是高兴的,只是怕别人非议姜宪,这才自己开口说道姜宪一通,让别人不好说话,“看你娶了儿媳妇怎么办?”

  “所以说这有福之人总是有福。”太皇太妃说这话时心里颇有几分感叹。

  从小白愫就比姜宪能干,结果白愫总是做事的那个。从小姜宪在这些琐事上就不行,长大以后有人帮她,她一样不用动手。

  白愫倒不觉得。

  她能照顾身边的人,她觉得这样很好。

  至于慎哥儿的生辰,说的是小范围内的庆祝一番,在京城里还是引起了轰动。毕竟这场生辰是在慈宁宫举办的,皇上又下了旨,能去参加生辰宴的都是京城数一数二的人家。

  十一月初四那天,白天的慈宁宫喜气洋洋,晚上则火树银花,冲天的焰火照亮了京城半边天。

  很多年以后,还有人议论起这场生辰宴。

  到是远在千里之外的赵啸,心情非常的烦燥。

  李谦拿了巡边做借口,在庆格尔泰退后五十里的情况下还不依不饶地领军深入了腹地,鞑子的十二盟,他一口气拿下了四盟,看奏折上的意思,好像要一直打到他们的王庭,要和庆格尔泰签订互相不侵犯的协议。

  若这件事真的让他办成了,鞑子至少二十年以内不会南下。

  这虽是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偏偏李谦又在天津设立了船坞,开始大规模地制造帆船,还上书说要组建水军。

  李谦到底要干什么?

  赵啸胸口像堵了口气。

  想起自己小时候见到李谦,李谦恭敬地向他行礼时的情景。

  那时候的李谦,因为要到他家做客,穿了件新袍子,可能是家里的丫鬟还不知道怎么服侍人,袍子上褶子还簇新簇新的,看见他们家厅堂的金钱桔树长得比人还高,他好奇地张望着,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掩饰不住惊讶。

  他身边的小厮看他不起,小声地讽刺他是土包子,他却不卑不亢地露笑着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道:“我就是从乡下来的呀!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养在花盆里的桔子。这桔子能吃吗?我看有人用这样小小的桔子泡茶,这是那种泡茶的桔子吗?”

  一席话说得他身边的小厮硬生生的没有了脾气,还答了他好多话。

  再见到李谦,再也没有瞧不起他了。

  反而还时常给他点方便。

  那时候,赵啸做梦都没有想到李谦有一天会和他并肩而立,更没有想到他会成为自己的对手,威胁到自己安危!

  ※

  谢谢“冬日山茶”建议李谦去山东招水军,怪只怪我走得地方太少,没想到……嘿嘿嘿……以后大家看到不合理的地方,还请大家多多指教!

  :。: